闪婚夫妻宠娃日常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找到原因(1 / 2)

小参和小鱼儿睡着了,顾时暮和唐夜溪却一夜没合眼。

两人问顾陵游小参尿尿的地方的地方为什么肿了。

顾陵游说,有可能是发炎,也有可能是外伤,他无法下定论。

小参和小鱼儿睡熟了,两人让顾陵游回去休息,他们两个却谁都睡不着,分析小参到底是发炎还是外伤。

可是,分析来分析去,得出的结论都是小参和小鱼儿每天都是吃一样的东西、玩一样的东西,形影不离。

不管是发炎还是外伤,都没理由小鱼儿没事,小参有事。

家里除去唐夜溪之外,还有三名专业的育婴师帮助唐夜溪照顾小参和小鱼儿,四个人照顾小参和小鱼儿,把两个孩子照顾的极为精细,唐夜溪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小参尿尿的那里怎么会发炎。

外伤,就更不可能了。

两个孩子一天二十四小时生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如果小参受过外伤,她不可能不知道。

两个人分析了一夜,也没分析出什么。

天亮了,小参又哭了。

夫妻俩帮小参检查了一下,小参的“小鸟”肿的更厉害了。

夫妻俩心疼坏了,又把顾陵游叫了过来。

顾陵游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给小参涂药,安慰夫妻俩没什么大事,过两天就好了。

这话说起来轻巧,夫妻俩却没办法接受。

好好的孩子,他们照顾的这么精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小参受这种罪?

找不到原因,夫妻俩心里都不踏实、不甘心。

吃过早饭,坐立不安的唐夜溪忍不住给许连翘打了一个电话。

虽然顾陵游也很优秀,但在她心目中,最优秀、她最信得过的医生,还是许连翘。

得知许连翘就快回来了,她心里踏实了一些,将手机放在一边,抱着小参又亲又哄。

小参又哭累了,委委屈屈的窝在唐夜溪怀里,眼巴巴的看着唐夜溪。

唐夜溪被他看的心都要碎了,低头亲了亲他,“乖,睡会儿吧,睡着就不难受了。”

小参伸出小手抓住她的衣服,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她,小嘴儿撇着,一脸的委屈。

唐夜溪摇晃着哄他,亲了又亲。

顾时暮一手抱着小鱼儿,另一手轻轻摸了摸小参的小脑袋,轻声对唐夜溪说:“溪溪,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昨天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事,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是和以往不一样的,你都和我说一说。”

他的儿子们养的那么精细,他不信他儿子无缘无故的就生病、受伤。

肯定有原因!

唐夜溪沉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仔仔细细把昨天发生的一切都一幕一幕回忆了一遍。

忽然,她想到什么,抬头看向顾时暮,“昨天,我哄着小鱼儿玩,让王静怡带着小参去卫生间给小参把尿,从卫生间回来后,小参看着就不高兴了,王静怡哄他玩,他拍了王静怡的脸一巴掌,我还说他了,说打人不对,让他以后不要这样了。”

说完之后,她一颗心揪起来了。

她虽然还是广厦事务所的负责人,但因为小参和小鱼儿还小,事务所的事她管的很少,一天中绝大部分的时间和心思都放在了小参和小鱼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