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少的学霸小狂妻

第815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1 / 2)

手握着拳头,一拳头挥在战爵脸上。

“咚”的一声,战爵被打得脸侧过去,嘴角很快红肿起来,还裂开了,有血丝渗出。

战爵有片刻的懵。

向来堂堂正正的战深,竟然出手打他!战深也会出手打人?

战深拎着他,居高临下的盯着他道:

“给你包扎伤口,因为我是你大哥!

但这一拳,因为你觊觎不该觊觎的人!我不介意把你当敌人!”

扬出话后,他甩开战爵,大步往外走。

战爵倒在床头,舌尖顶了下唇畔的血,眸底染上一抹猩冷。

不介意把他当敌人?

呵,他难道还从未把他当过敌人吗?

不,从六岁起他们就是敌人!

他艰难地坐起身,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有护士进来,他冷声命令:

“把办公桌搬过来!”

护士早已经习惯他的命令,也知道劝不住,又帮他把东西搬了过来。

战爵又坐起来办公,却减少了弧度,动作变得小心许多,尽量不崩裂伤口。

那森冷的眸子里满是坚冷的桀骜。

同意和战深合作,以后全世界的人都会说他不如战深,说他是靠战深而活。

他战爵不会一辈子不如战深!他也不会依附任何人!

从六岁起他就清楚,他能依靠的人只有他自己!

而战深离开病房后,攥着苏俏的手大步往电梯走。

苏俏感觉到他周身腾腾的寒气,眉心皱了又皱。

怎么回事?刚刚进去时都好好的,怎么出来就……

战深不是向来稳重?也有被战爵那种小人气到的时候?

进入电梯后,电梯里只有两人,狭窄的空间变得更加逼仄。

苏俏问:“怎么了?和他谈得怎么样?

战深没说话,长身而立,如同一尊冰雕,周身是腾腾的寒气。

苏俏隐约有不好的预感,但战深没有说话,她暂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在脑海里快速思索事情的缘由。

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战深忽然这么生气?

而且这生气明显就是因为她……

战爵又说了什么歪门邪道?

战深一直未曾说话,直到两人坐车回到家,回到房间。

苏俏不喜欢这种冷暴力,关上门的瞬间,她直接拦在战深跟前问:

“你到底怎么了?有事直接说出来!”

战深看着伫立在跟前的她,神色深了又深。

他努力按捺心底升腾的不悦,“我先去洗个澡。”

随后,不给苏俏说话的时间,迈步进入浴室,关上门。

再和她多待几秒钟,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发脾气伤了她。

苏俏更是一脸懵,还从未见过战深这个样子。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实在想不通,而且忙碌了一晚上,有些饿,只能先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只有吃饱了,等会儿才有力气安抚战深……

她刚去厨房没多久,薄书淑逛了夜市回来,买了从市场打包回来的花甲粉丝和烧烤,送往两人的卧室。

却见战深穿着黑色的睡衣,正坐在床边,周身散发着腾腾寒气。

她神色瞬间紧绷,看了屋子一眼,担忧地问:

“怎么了怎么了?是小俏出事了?还是小俏和别的男人跑了?”

战深声音淡漠:“没事,你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