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吃软饭

第266章 我说假的就是假的(1 / 2)

苏念文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了灵堂。

家主沈高畅面露悲伤之色,时不时跟前来吊唁的亲戚打招呼。

按理说,沈家少主的丧事,应该是大操大办的,必须很有牌面。可是沈誉的死很特殊,沈高畅不想搞得太大动静,所以只是叫了同姓的族人。

苏念文定睛一看,确定牌位上的名字和遗像是沈誉,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她跪在遗像面前烧了一叠纸钱,上了一炷香,居然还挤出了眼泪,放声大哭道:“沈总年轻有为,实在是天妒英才啊呜呜,沈总,一路走好……”

完事之后,她才抹了一把眼泪,走到沈高畅面前,安慰道:“沈家主,节哀顺变。”

“嗯。”沈高畅略显冷淡地应了一声,似乎对她的到来不太高兴。

苏念文也没多想,刚死了儿子,谁能高兴得起来?

“沈家主,令公子跟我有过多年的商业往来,平日里精神和身体状态都蛮好的,怎么突然就……”苏念文痛心疾首地道。

沈高畅的脸色不太好看,心说,我儿子是我杀的,难不成还得给你解释一下?

苏念文赶紧改口,道:“呃,是我唐突了,不该多嘴。沈家主莫怪,我这也是关心过度。”

沈高畅拉着脸,道:“你还有别的事吗?没别的事,烧完纸就回去吧,这次丧事一切从简,不需要太多人来。”

苏念文这才从身上取出欠条,很委婉地道:“这张欠条,是令公子的遗物,我耗费了许多代价才弄到的,就由沈家主处置吧。”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苏念文的表情很真挚,措辞也是十分讲究。

现在沈誉已经死了,她如果想要钱,只能问沈高畅要。

但是吧,要钱这种事,又不方便直接开口。

而她直接把欠条给沈高畅,表示是“送还”的,这就很聪明了。

那意思等于是说——我帮沈家把欠条弄回来了,您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给我点钱。如果不给钱,就等于是我帮你儿子还钱了,你们沈家就是承了我的大人情。

这么一来,钱和人情她总能得到一个。

然而,苏念文做梦都没想到,沈高畅看到欠条后,竟是直接抽了一巴掌出来,骂道:“你好大的脸,问我要钱?”

苏念文一下懵了,这老家伙不想还钱就算了,怎么还打人呢?

沈高畅气冲冲地道:“你这欠条是假的,什么玩意?来我家的葬礼上找茬?”

苏念文又生气又委屈,眼泪都下来了:“沈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儿子放出去的欠条,我帮他收了回来,也没非要你把钱还我。以我和沈誉的关系,就算这笔钱我帮他出了,也不是不行,但你们沈家人要识好啊,我做了好事还得挨打,这是什么道理?”

“放屁,这欠条是你伪造的。”沈高畅骂道。

苏念文欲哭无泪:“你在电话里明明承认了欠条的存在,怎么现在就是假的了?”

“我儿子都死了,你说是真的,那你把他拉起来问问。”沈高畅没好气地道。

苏念文看了一眼灵堂里的棺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张欠条之所以有价值,就是因为沈家的信誉。

可现在沈家主直接不要了脸,她总不能真的去问沈誉。

苏念文实在想不明白,这么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好像变成了无赖?!

“什么玩意,我儿子若是活着,肯定会被气死,怎么有你这种朋友。”沈高畅骂骂咧咧地道,接着竟是直接把欠条丢进了火盆里。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