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魔法师

第一百零四章 温柔(2 / 2)

神裂火织无法动弹一下,甚至都不能够紧闭自己的牙齿,只能够任由安培拓哉摆布,感知到安培拓哉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出了自己的舌头,神裂火织的脸上开始布满了玫瑰红色。

在神裂火织脸色变成玫瑰红色的时候,原本安培拓哉留在他脸上的魔法阵,却开始变淡。甚至最后渐渐地从她的脸上消失,好像彻底融合进入她的体内一般。

突然,神裂火织感觉到安培拓哉的身体一沉,竟然软软的倒在她的身体之上,同时她也发现自己身上的束缚一下子就消失了,她又能够再一次的控制自己的身体,这让神裂火织感到心中一喜。连忙把倒在自己怀中的安培拓哉用力的推开。

不过当看到自己把安培拓哉给推开,而且因为力量爆发,一下子把安培拓哉给推到半空中的时候,却注意到安培拓哉此时双眼紧闭,好像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然后神裂火织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脚下一弹。身体快速前扑,在安培拓哉即将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安培拓哉的身体,让安培拓哉没有能够摔倒在地上。

看到靠在自己怀中,陷入昏迷之中的安培拓哉并没有被摔到,神裂火织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不过紧接着。神裂火织便是一脸的愕然,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自己,在担心安培拓哉,担心他会受伤,所以下意识的把安培拓哉揽入怀中

要知道之前的两人可是敌人!两人拼死拼活的战斗了一场,甚至把安培拓哉都给打成重伤,甚至差一点就要把对方给杀掉了。现在,却连对方摔倒在地,都会觉得担心,这,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一时间,神裂火织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变大了。

“唉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知道了。是安培拓哉之前留下的魔法阵的缘故,是魔法阵起到作用了!”茵蒂克丝一开始看懂神裂火织的举动,也和神李鸿章一样,觉得愕然。觉得莫名其妙,不过随后却是恍然大悟,隐隐的猜到了现在之所以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安培拓哉留下的魔法阵的效果。

可以说,神裂火织,现在已经被安培拓哉所虏获了,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安培拓哉之前留下的魔法阵的缘故。

神裂火织在听到了茵蒂克丝的话之后,顿时恍然大悟,好像,真的是因为安培拓哉在她身上留下的魔法阵的缘故,让她不由自主的不想要让安培拓哉受到伤害,想要奋不顾身的去保护他。这种情况让神裂火织脸色一变,这种结果,绝对不是她希望看到的。对于她来说,安培拓哉这种人,只能够是敌人,是她身不得要千刀万剐的对象。

想到这里,神裂火织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佩刀,七天七刀的刀柄之上,她想要拔出刀,然后把眼前的安培拓哉给切成两半。

只不过,当她的手放在它的配到的刀柄之上的时候,她心中竟然生不出任何拔刀的欲望,,虽然明明一个劲的告诉自己,应该拔刀杀掉安培拓哉,但是翩翩的,她就是不愿意拔刀,好像对安培拓哉出道,是一种非常困难的事情似的。

“切,还真可恶啊!”神裂火织咬着牙,从嘴里挤出这么一句话,也想要转身走开,不在去理会安培拓哉,甚至发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要在见到安培拓哉,但是偏偏的,她却无法让自己转身离开,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本能的不远离开,不远离开安培拓哉身边,甚至在看到安培拓哉胸前的伤口的时候,她心中竟然伊藤,然后发自内心得对自己出手伤害到安培拓哉感到不满。

“可恶的家伙!”神裂火织再次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然后竟然开始细心的为安培拓哉包扎起了伤口,不过是安培拓哉胸前被她的七天七刀砍伤的部位,还是安培拓哉那已经断掉的腿,最后甚至就连安培拓哉手指上那细小的伤口,都不放过,颇为心疼的把安培拓哉的食指含在口中,用小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安培拓哉食指上的伤口,最后小心翼翼的把之这伤口也给包扎起来。

在一切都做完之后,神裂火织的脸却突然升起的火烧云一样,真的是红的可爱,她竟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男人做出这么细腻的举动,尤其是在处理安培拓哉手指上的伤口的时候,竟然还把对方的食指含在嘴中。

想想都觉得羞涩,都觉得丢人,但是她偏偏的还真的就这么做了,神裂火织简直都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一旁的茵蒂克丝早在神裂火织为安培拓哉包扎伤口的时候,就已经觉得非常不对劲了,尤其是看到神裂火织那充满了温柔和细腻的举动之后,茵蒂克丝更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好像彻底的崩塌了。在这一刻,茵蒂克丝对与安培拓哉之前对神裂火织使用的魔法阵,简直就是好奇道了极点,甚至对安培拓哉这个人,都已经开始生出了十二万分的崇拜。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再次昏迷过去的史提尔.玛格努斯终于再次清醒了来过,才刚刚和安培拓哉照面,还没来得做什么就直接给弄混了过去两次的倒霉蛋,这一次终于醒了。

这一次史提尔却变聪明了不少,醒来之后,并没有在大叫大嚷,而是向四周看去,不过当看到安培拓哉昏迷了过去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这个家伙纵欲还是被打昏了过去吧!哈哈哈,看你还嚣张不嚣张,这一次看我把你烧成烤乳猪!”史提尔.玛格努斯看到安培拓哉昏迷过去,不由得嘴巴一咧,伸手一招火焰,就想要报复一下安培拓哉,当然了,他并没有向着要杀人,而是知识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安培拓哉而已,谁让安培拓哉那么对他,跟偷袭似的,直接昏迷过去他两次来着。

“住手!’神裂火织在看到史提尔的举动之后,身影一闪,出现在史提尔.玛格努斯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