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红人

第1章 送礼(2 / 2)

叶兴盛对送礼之事是很抵触的,他生性木讷,生怕在领导面前说错话。今晚,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章子梅家,章子梅却醉酒了!

这一趟白来不说,礼物估计也白送了。手的这一盒燕窝,可是他托人从泰国买回来的真品,花了一万多呢。

叶兴盛不甘心,章子梅不在家,给她家人说明来意也是可以的,他将礼盒放在茶几,喊道:“有人在家吗?”

喊了几声,无人应答。

躺在沙发的章子梅身子忽然动了一下,咧嘴傻傻地笑了笑,含糊不清地说:“晓斌,你别喊了,我一人在家!”

本能地,听章子梅说只有她一人在家,叶兴盛顿感呼吸困难,有种快要窒息过去的感觉,要知道,章子梅也是他心的女神,是他渴慕的对象啊!

叶兴盛的心情既兴奋又激动,好一个饿死鬼突然见到满满一桌的美食,而家里没人。

叶兴盛从到下,再从下到,仔细打量章子梅。他可从来没如此近距离看过章子梅,婀娜的身材,光滑白皙的皮肤,妩媚的脸蛋,堪称一件稀世艺术品!她离他如此地近,以至于,他能闻到她身淡淡的香水味和女孩子特有的芬芳。

越看越激动,叶兴盛浑身的热血在沸腾,他起身走到门口把门反锁,再返回到章子梅身边。他有些恍惚,感觉像在做梦,梦,他朝那个白皙的身体压在身下。

不过,即将得逞的时候,叶兴盛突然清醒过来,倏地把手缩回去。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叶兴盛,你今晚是为了房子而来的,章子梅是你的领导,是副局,听说后台很硬,你可千万别乱来,否则会毁了你的前途的!”叶兴盛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

叶兴盛深呼吸了几下,缓和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轻声喊道:“章局长,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章子梅懒懒地翻了翻眼皮,咕哝道:“我、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晓斌,你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搞突袭啊,你?”

“章局长,我不是晓斌,我是叶兴盛!”

“叶兴盛?谁是叶兴盛?晓斌,你别跟我开玩笑了!”章子梅头一扭,闭了双眼,高高的胸脯有规律地起伏着。

看着醉醺醺的章子梅,叶兴盛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原来,他在章子梅心如此微不足道,在她心目,他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这也难怪,他只是小小人事科的副科长,平日里干的全是打杂的活儿。但凡是跟人事变动有关的事情,譬如小学校长的人选安排,教师的调动等等,他根本无权过问,全是几个局长或者人事科正科长郝雪平定夺。

叶兴盛又轻轻地喊了章子梅几声,想让她知道,他来过她家。章子梅现在醉酒,可能不知晓他的来意,等酒醒了看到礼物会明白的。现在是分房的关键时刻,他来找她除了房子还能有什么事?

章子梅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对叶兴盛的叫喊根本没反应。

叶兴盛没有办法,只好起身。

走到门口,叶兴盛却停下了脚步。虽说现在是夏季,但章子梅住的是高层,左边的窗户打开着,风呼呼地灌进来。章子梅躺在沙发吹一晚的风肯定会感冒的。

这么想着,叶兴盛返回来,将章子梅抱进了主卧。这间宽敞的主卧里,有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墙壁粉刷成粉色,给人十分温馨的感觉。

叶兴盛正要将章子梅放在床,突然,章子梅头一歪,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污物,将他白亮的衬衫染得花花绿绿,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

卧槽!

叶兴盛心里骂了句,将章子梅轻轻放在床,转身进了主卧里的洗手间,拿湿毛巾把衬衫的污物擦干净。

章子梅口的污物不但吐到叶兴盛衬衫,还掉了一些在她胸口,脏兮兮的。

叶兴盛擦干净自己衬衫污物后,拿湿毛巾也要给章子梅擦。可是,他迟迟下不了手,那雪白的领口仿佛导火线,会触动一座火山的爆发,将他扔进一个万劫不复之地。

深呼吸了好几次,叶兴盛还是鼓起勇气,把章子梅领口的那点污物给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