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幻剑录

第四卷 幻剑啸乾坤第128章 神秘书信(1 / 2)

</p>.第四卷幻剑啸乾坤第128章神秘书信

温子君回到可以望见护国寺的那间阁楼,心里还在不停地思索着赵一翔的话。(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近期的大行动?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坐在八仙桌旁,温子君头也没有抬,便伸手去拿茶壶,不料伸进一个铜钵里,摸出一把圆鼓鼓的黄豆。

“咦?哪里来的黄豆?”温子君不由疑道。

旁边一个女声娇笑道:“嘻嘻……温大哥,这可不是黄豆哦!”正是萧洁。温子君满怀心事地走进来,却没有留意萧洁早就坐在一旁边了。

温子君又捏起手中的黄豆看了看,说道:“这明明就是黄豆,怎么不是呢?”

“这你有所不知了吧?”萧洁白了温子君一眼,从铜钵里取了一粒黄豆放进小嘴里,边嚼边说道:“这叫结缘豆!嗯,真香!”

“哦?那小洁你给我说说,它为何叫结缘豆呢?”温子君一把拉过萧洁,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爱怜地问道。

“嗯,浴佛节你知道吧?”萧洁歪着头想了下,才问道。

“这个自然。”温子君笑道,“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呱呱落地之时就非常聪慧,会走路、会说话。他脚踩莲花,前后左右各走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大地为之震动,并用九龙吐水为其沐浴。于是各国民族的佛教徒都以浴佛等方式来纪念佛的诞辰。所以浴佛节也叫佛诞节,洗佛节等。”

温子君博览群书,经史子集皆有涉猎,对于佛教的一些典故或节诞自然也不陌生。

萧洁伸出纤纤食指在温子君的鼻梁上轻刮一下,娇笑道:“算你了!这结缘豆,便是京城浴佛节习俗之一!”

“哦?此话怎么讲?”温子君尽管饱读诗书,但毕竟人力有时而穷,而知也无涯。他也不可能把天下所有的书籍都逐一阅览一番。

“在浴佛节这天,京城除了盛行放生外,还盛行舍豆结缘的习俗。何谓‘舍豆结缘’?因佛祖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相识是前世就已结下缘分,俗语不就有‘有缘千里来相会’之说吗?又因黄豆是圆的,圆与缘谐音所以以圆结缘。于是,浴佛日就成了舍豆食豆日啦。”说完,萧洁又把螓首埋在温子君胸前,柔声说道:“温大哥,我们前世一定吃过同一碗的结缘豆吧?”

“那是当然。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枕眠。我们这是上辈子的缘分!”温子君不由搂紧萧洁,“你这个小傻瓜。”

“哎!我可不是小傻瓜哦!”萧洁听了,突然抬起头来,嘟起樱桃小嘴说道。

“是,你不是小傻瓜!”温子君笑道,他突然把嘴伸过去轻吻了一下萧洁的小嘴,继续说道:“你是大傻瓜!哈哈……”

“你!不理你了!哼……”萧洁从温子君的怀里挣脱下来,跺着小脚生气道。(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哟!谁吃了豹子胆,敢在光天白日下调戏我们家小洁呢?”一个娇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雨姐姐!温大哥他欺负我!”萧洁耸着小鼻子奔向门口的叶星雨。

温子君却并不搭腔,反而抓起一把铜钵里的结缘豆放进嘴里大嚼特嚼,脸上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嘴里还模糊不清地说道:“真香……真好吃……”

“别怕,小洁。”叶星雨把香唇贴近萧洁的耳边悄悄说道,“待晚上叫姐姐们一起欺负他,你说好不好?”

萧洁玉脸一红,羞道:“哎呀!雨姐姐你……不跟你说了!”说完,便一溜烟地跑出去了。

温子君斜眼望着叶星雨,一脸坏笑道:“欺负我?还指不定是谁欺负谁呢?你以为人多我就怕呀?哼!”说完又抓了一把结缘豆送进嘴里。

“是是是!你是个骁勇大将军!”叶星雨嗔怪道,双眼含水。继而她又一脸正色地说道:“喏!有人给你写了封信。”说完递上自己手中的信。

“给我的信?”温子君狐疑地接过信,“谁会写信给我?而且,他怎么知晓我在这?”

叶星雨接道:“其实送信人并不知道你在哪里。这封信是被人送到绿柳商铺里去的。那个商铺的掌柜半信半疑,踌躇了半天,才悄悄把信送了过来。”

温子君把信封拆开,从里面抽出两张纸来。一张与其说是信,不如说是字条。只见上面写道“四月八天龙寺偷”七个潦草的字。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没有称呼,没署名。另一张纸却是一幅地图――金翼门地宫的详细地图!

两人见了地图,俱都眉开眼笑起来,都认认真真地观看了一番。地图画得极为详细,哪里有出入口,哪里驻有死士,地宫里的行走线路,都标示得一清二楚。

“这是什么话啊?”叶星雨不解道。两人已经先把那张地图放在一边,改为研究那张字条。

温子君沉吟一番,说道:“四月八,应该是指四月初八这一天。天龙寺就是我们对面的护国寺。至于这‘偷’字,你看,最后一笔竖勾都没有,说明它后面还有话要说,可是又没有时间或情况紧急,以至于无法再写下去。还有你看这‘龙’字,上面居然还打了个叉,足见写信之人当时是多么地慌乱了。”

“也就是说,这封信的内容是:四月初八在天龙寺偷……什么东西?”叶星雨联系起来说道,“可是,他们要偷的又是什么?写信者为何要告诉我们?”

温子君面色凝重,缓缓说道:“我们一直都在猜测金翼门除了图谋称霸武林外,还有什么图谋。如今看来,这就是金翼门所要图谋的。”

“啊?你是说金翼门要去天龙寺偷东西?”叶星雨有点不相信,“不会吧?凭金翼门的实力,还用偷?更何况,就连天龙寺也可能是金翼门的分部,他们用得着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