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幻剑录

第四卷 幻剑啸乾坤 第130章 啸傲乾坤…(1 / 2)

</p>第四卷幻剑啸乾坤第130章啸傲乾坤(大结局)

皇帝与空无大师去了哪?温子君知道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金翼门地宫!

温子君不假思索便转身往天龙寺后掠去,顷刻便赶到了目的地。(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开启地宫洞门的机关就是围墙下花池旁的那尊石雕。他上前去握住石雕,左右各拧了一次,那洞门便缓缓地打开,露出幽深的石洞。

洞门一开,温子君便跳了下去。可是身子还没有落地,他便察觉到有四股劲风出现在下落的线路上等着,一旦他落下,便极有可能让身上四处要害。

但温子君的武功是何其高深莫测,只见他双手张开,如同大鹏展翅一样在虚空中扇动,整个下落的身形便稍稍拨高。而那等着袭击他的四支剑均已刺出,却都刺在空处。

这时,温子君才刚刚落下,左脚踩在那刺出的剑上。然后左脚轻轻一蹬,以左脚为中心旋转,右脚闪电般踢出,把四个袭击他的死士踢翻在地。

死士虽强悍,但温子君是含怒踢出的,先天高手的脚力非同一般,四个死士被踢得当场倒地不起。

“来者何人?”又有一个蒙面黑衣人站了出来,大声喝道。既然可以说话,那就不是一般的死士,最低也是头领一个。

温子君知道,既然没有在天龙寺禅房杀皇帝,那么皇帝极有可能被带到地宫的核心天字号大厅。要从这里一路闯过去,只怕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到时皇帝也可能凶多吉少了。如果能够扮成一个头领,一路前进自然就畅通无阻了。

于是,温子君二话不说,径自展开身形,犹如猛虎出笼般扑向那个喊话的黑衣人。也合该此头领倒霉,原来只是负责这个进出口的安检,却不料遇到了一个煞星。只用了三招,温子君便将此头领打晕,然后麻利地扒下他的衣服换上。整理一番,温子君便往天字号大厅赶去。

一路上狂奔果然再没有人阻拦。温子君本来就有过一次去天字号大厅的经验,加上神秘书信里的金翼门地宫的详细地图,此时赶路就更是得心应手,快速无比。

盏茶的工夫,温子君便赶到了天字号大厅门前。门前站了两个高级死士守卫,温子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上去,悄然将两个死士制住。两个死士依然站着,但已经动弹不了。

天字号大厅的石门并没有关上,但这个大厅实在过于宽阔,石门在最南端的,里面的人却在偏北,根本没有注意到鬼魅般的敌人就在近前。

大厅里,有四个穿着黑衣蒙着面的魁首坐于豪华大椅上。而在他们的对面,刚是站着惊魂不定的皇帝和淡定自若的空无大师。

“空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将寡人此处?”皇帝毕竟是一国之君,惊疑之后,也很快就强制镇定下来,开口问道。

“哈哈哈……”空无大师突然大笑起来,得道高僧的形象顿时消失殆尽,只余一狂徒而已。他边笑边走上石阶,坐在空出的大魁首左边的豪华大椅上,然后说道:“皇帝老儿,你也果然死要面子啊,大祸临头,却硬要说我们五人‘请’你来的?我们是何人?我们就是金翼门五大魁首!想必皇帝亦有所耳闻吧?哈哈……”

其余四大魁首亦大笑不止。

皇帝听了,自是大惊失色,说道:“原来你们,你们就是金翼门的魁首!你们还真是大胆,竟敢在天子脚下建立邪派组织,而更将寡人挟来此处,到底是为何?”

“哈哈……”大魁首那金石之音响起,“皇上谬赞了,不过,我们胆子比皇上所言更大。把皇上‘请’来此地,乃是实施我们的偷天换日计划罢了。”

“偷天换日计划?”皇帝不由接道。

大厅外的温子君听了,才知晓那张神秘字条上完整的句子应该是:“四月初八,天龙门实施偷天换日计划。”

“不错!偷天换日计划!”大魁首得意地说道,“都说皇帝是天子,是臣民的太阳,我们今日却是要把这天,这太阳给换了!”

“啊?”皇帝脸色大变,“你们,你们想另立皇帝?还是想要篡位?”

“不不不,那样太过于冒险了。”大魁首摇头道,“我们只是想换一个皇上你罢了。”

“换一个我?这是何意?”皇帝不由疑道。

大魁首一拍巴掌,大叫道:“来人!”

五大魁首左边的石墙突然开了一个洞门,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皇帝见了那人,脸色更是难看,指着那人张大了嘴,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你,你……是何人?为何冒充寡人?”

原来,进来的人,竟然是一个跟皇帝一模一样的人!而且,他走路的动作,一举一动,都跟皇帝没有丝毫差别。难怪皇帝大惊失色。见到一个跟自己如出一辙的人,任谁不惊慌失措?

“你是何人?为何冒充寡人?”那假皇帝站定在五大魁首一旁,大手一指,厉声问向皇帝。

“你!你们!很好很好……”皇帝气得话也说不出来。他虽贵为天子,却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又更是被空无带到地宫深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只怕是在劫难逃。只是,他并不怕死,反正也已经活够了。可怕的是他家的天下,下一刻就要易手,而他也将成为家族的千古罪人!

五大魁首俱都狂笑不已。那个假皇帝却肃立一旁,不苟言笑,倒是像足了皇帝。

皇帝双腿一软,差点就要坐倒在地。他指着上面的五大魁首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加害于寡人?谋夺寡人天下?”

“也罢,如今你已是囊中之物,我们便让你看看又有何妨。否则你也会死不瞑目吧。”大魁首得意地说道。

大魁首一说完,便率先脱了自己的黑袍,取了自己的面具。紧接着,其他三位魁首亦脱了黑袍,取下各自的面具。

“你们……太医仲常望,吏部尚书高晋德,京城卫统领贾一民!你们,枉朕平日待尔等不薄,尔等为何要反朕?”皇帝一改先前的怯弱,突然大声怒斥道。

“皇上,请容我来介绍一下。仲太医乃是我金翼门之首;二魁首便是空无大师;这是三魁首,江湖第一大堡堡主赵归箭;高尚书乃是四魁首;而我资历最小,忝为五魁首!”贾一民一一介绍了一番五大魁首。

事实上,原来的四魁首已经在少林寺被俘,至今尚被关押在少林。高晋德应该是后来提拔上来的。

“仲常望,当初你只是一介布衣,朕破例将你召入太医院,后来又提升为院首;空无,你我二人常常把盏谈佛,说什么众生平等,我佛慈悲;高晋德,你在外面做的那些好事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未拿你问罪;还有贾一民,朕如此信任你,把最重要的京城城卫交给你,却没想到你也……全是一群忘恩负义之徒!”除了赵归箭,皇帝把另外四人都一一怒骂了一顿。

“皇上老儿,哼!你以为当初太子是如何中毒的?”仲常望那圆脸不由冷笑起来,“其实,乃是仲某刻意为之,以铺平入宫之路罢了。还有,你看这位尚书,其实他早在十年前就不是真的高晋德了,他只不过是仲某凭藉绝妙医术替他整的容罢了,就是旁边这个一模一样的你。除此之外,兵部尚书俞献礼,亦早已不是他本人了。”

“你们!原来你们早有预谋!”皇帝气得全身颤抖,又是害怕又是愤怒,大声说道。

“不错!早在三十年前,仲谋便建立了金翼门,便开始谋划两件事。一是称霸武林,二是谋夺整个天下!”仲常望有点激动地说道,“但可恨的是,称霸武林之事竟然被温白谦那老匹夫的长孙温子君所破坏,仲某深以为憾。不过,只要今日偷天换日计划成功,称霸武林也自可实现!”

“只怕要让仲太医失望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天字号大厅门口响起,“温某虽然不才,但金翼门的这个偷天换日计划只怕要胎死腹中了。”

“温子君!”四大魁首脸色一变,不由惊呼道。

五大魁首除了大魁首仲常望,其余四个都曾在少林寺与温子君见过,而且还在他手中吃了大亏,对于温子君的声音,他们自是难以遗忘。

反倒是仲常望,虽然见过温子君两次,但一次温子君昏迷不醒,一次又说话甚少,加上时日过久,一时竟分不清来者何人。

接着,众人便见温子君走进来。此时他已经扯下面罩,露出本来面容。温子君已经察觉出仲常望他们失去了耐性,下一步便会将皇帝杀了。因此他不得不站了出来。

“温爱卿!你来得正好!”皇帝见到温子君,喜出望外,连忙奔到他面前,说道:“快!给朕护驾!”

“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仲常望冷哼一声说道,“温子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入!上次你一人潜入本门,来去自如。今日却没有那么好的事,本魁首看你如何逃出地宫去!”

“仲常望你休得啰嗦!你将我侯府满门尽屠,此仇不报,我焉为人子?如果不能手刃尔等禽兽不如的恶魔,今日就是赶我走,我也不会走!”温子君斩钉截铁地说道。

“哼!温白谦那个老匹夫,本魁首几次试探于他,他都不肯就范,不杀他怎行?”仲常望冷声说道,“还有你!本魁首此生最大的失误,就是对你看走了眼!上次你中了断魂钉的毒,本魁首如果知道是你,就任你毒发身亡算了。第二次见到你,是温白谦找我滴血验亲。当时本魁首不能亲自杀你,便声称不会整容之术,故意把你引到长白山毒仙那里,希冀能够借他之手杀了你,也不知你做了什么让他满意的事,居然把你的面容修复好。”

在长白山的事,仲常望自然无从所知。温子君听了,心下冷笑不已:“你只知道他是毒仙,却不知他还是东方鸣,而且早就下山助我了。”

“你的武功一直不错,可是并没有达到令本门重视的程度。只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你失踪了近一年后,武功竟然精进如斯!击伤三魁首,逼退二魁首!”仲常望冷冷地说道,“以你的武功,也值得本魁首出手了!温小子,能让本魁首出手,你也算是二十年来第一人,你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温子君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大概是午时三刻。也就是说,武林群雄已经进攻金翼门各处据点已有三刻钟,只要再等上一等,他们就会攻进地宫,到天字号与自己汇合了。

所以他必须拖延时间,否则他与皇帝都将性命不保。(.赢q币,)毕竟五大魁首的武功不是假的,如果五人同时攻他,而他又要保护皇帝,届时唯有死路一条了。

“既然如此,反正温某也逃不掉了,那温某有几个疑问,不知仲太医可否解答一番?”温子君说道。

皇帝见状,急了,拉着温子君的手说道:“温爱卿,少与他们废话,你还是赶紧带朕离开这里吧!”

温子君心里暗叹一声,抓住皇帝的手说道:“皇上,外面全是金翼门的人。微臣有这个心,却也无能为力啊。”

“什么?”皇帝脸色更加苍白,颤抖道:“你你你……既然如此,你却为何进来了?”

“皇上!微臣无力保护皇上,但请皇上放心,只要微臣一息尚在,就一定保皇上不失!”温子君坚定地握住皇上的手说道。

说话的空隙,温子君暗地里在皇帝的手心中迅速地画了一个“等”字。

皇帝虽然害怕之极,但也不笨,见了那个“等”字,知道温子君在拖延时间,便也不再催促。他说道:“温爱卿,朕能有如此忠心的臣子,是朕的运气……你,你你一个人逃吧?”

温子君听了,却摇头道:“微臣岂是胆小怕死之辈?怎能做出逃跑之事来?更何况,金翼门怎么会让微臣走呢?如果微臣逃出去了,他们的偷天换日计划岂不是真的泡汤了吗?”

“哈哈哈……温小子,算你识相!不过,即便你逃出去又如何?只要你身边的皇帝老儿死得无影无踪,那我这位皇帝就是再真不过的皇上。外面那些文武百官是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皇上的话呢?”仲常望大声笑道。

皇帝听了,双手再次抓紧了温子君的手臂,面无人色。

仲常望又笑道:“温小子,我们还可以给你一条生路。只要你杀了你身边的皇上,加入本门,本魁首会给你最优厚的条件,五魁首变成六魁首,如何?”他的意思是,只要温子君愿意,也可以成为金翼门魁首之一。

皇帝听了,全身一颤,握紧温子君的手不由松了开去,并往后退了几步,嘴里说道:“不,温爱卿,不……”

“皇上请放心!微臣不会背叛皇上的。”温子君苦笑一下,然后转向仲常望,说道:“谢谢仲太医的赏识,只不过他是真龙天子,温某怎会下杀手?如果真要杀,温某会杀你旁边的那位假冒产品!”说着,他指向那个假皇帝。

假皇帝被温子君含着杀气一指,登时冷汗直冒,身不由己地后退了一步。

“反正温某今日在劫难逃,不如请仲太医给温某解疑释惑,好让温某死也死得瞑目。”温子君说道。

上次温子君进了地宫又出去,一来是他暗地里摸进来的,二来是当时包括他在内的四大魁首都不在地宫。今日温子君进来,却是五大魁首俱在,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拖油瓶皇帝,他再想平安离去,已是不可能的了。因此,仲常望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便乐道:“那好,你有什么疑问便问吧,免得到了阴曹地府也不心安的。”

温子君听了,面色一整,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三十年前你凭空出现在京城济仁堂,相信仲常望也不是你的真名,你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哈……”仲常望大笑起来,拍着胖手说道:“温小子果然厉害,连这些细枝末叶也能查出来。不错,仲常望只是本魁首的化名,本魁首真正的名字是曲无涯。”

其他魁首面无表情,显然早已知晓仲常望的真实身份。

“曲无涯,曲无涯……”温子君低声重复了几遍仲常望的真名,突然抬头问道:“那你与曲向天是何关系?”

仲常望听了,露出少有的肃敬,说道:“他正是家父!”

“果真如此!”温子君心里震惊不已。他听说仲常望真名叫曲无涯,不由联想起大魔头曲向天,才有此一问,却不料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但随即他又疑道:“可是,曲向天不是在六十年前被武林群雄逼下了问情崖么?他……你怎么会是他儿子?”

问情崖四面壁高万仞,且陡峭无比,从上面摔落,人早成肉饼,岂能成活?即便侥幸不死,又如何能够爬得上来?

“哼!本魁首也不怕告诉你,当时家父被武林的那些卑鄙小人逼落问情崖,自忖也是难逃一死。但他命不该绝,先是在半崖上落在一株虬松上,卸去一些下坠之力,最后落地时,却正好有一条巨蟒盘在该处,正好被帮他做了垫子。”仲常望说道。

“原来如此。”温子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即便如此,如果不是有人出现的话,家父还是难逃一死。他本来就受了重伤,如今摔落崖底,更是血流不止,如果没有人帮忙医治,还是会血尽而亡。”仲常望神情有点低落,显然想起其父当时重伤的样子。

“有人?当时崖底还有人?”温子君听了后,大吃一惊。

问情崖不是一处绝地么?怎么下面还有人呢?

“不错。下面的确有人,那个人便是江仲秋!后来成了本魁首的外公!”仲常望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说的内容让温子君越来越吃惊。

“江仲秋!江湖神医江仲秋!”温子君惊呼起来,觉得今日是他惊讶最多次的一天,“他怎么会在问情崖底?”

温子君初出江湖时,何风阳还说让他去找神医江仲秋,帮他医治阳气过剩的毛病。他却哪里想到,神医江仲秋不仅救了大魔头曲向天,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

“事实上,问情崖底便是我外公的家。最初救起家父的却是后来成了家母的神医的女儿。”仲常望说道,“家父伤好后,武功亦已废去大半,但那些武林所谓的正道逼他落崖的仇紧记在心,一刻也难以忘记。他便虚心向我外公学医,而我外公当时年岁已高,正愁无人可传衣钵,便对家父倾囊相授。”

江仲秋是个医痴,他不管白道还是黑道,只要有人求医,便必定出手相救。所以在江湖中是极受人尊敬的。

曲向天是一个大魔头,当时武功已十去**,更是无处可去。因此,在他刻意隐藏下,成了一个谦谦君子,受到江仲秋的宠爱,不单把医术全部传授,还将女儿下嫁给他。

可是曲向天是个有仇必报的大魔头,他知道自己报仇无望,便把希望寄托在他儿子曲无涯身上。从小教曲无涯医术,魔功,把武林正道曲解,说他们是卑鄙小人。

曲无涯长大成才以后,曲向天便向他建议,正所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要想不被江湖人士所追杀而又要有所作为,便只有隐身于朝廷,借助朝廷之力,完成曲向天未竟之宏愿。

的确,曲无涯即仲常望他差点就做到了,差点就完成了乃父的遗愿——称霸武林。曲无涯在江湖中暗地里布下棋子,一边费尽心思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一边不遗余力地打击各大门派的实力。只是仲常望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收官的时候,中途却杀出个程咬金温子君来,把他称霸武林的计划破坏得一干二净。

但仲常望还有一个比他父亲曲向天更大的计划,就是谋夺天下!这个计划,已是唾手可得。

如今温子君又出现了,他还能力挽狂澜么?

“温小子,上次称霸武林的计划被你破坏殆尽。恐怕今日你却无能为力了。”仲常望稍为低落的情绪很快就抛诸脑后,意气风发地说道:“哼!只要夺得天下,那小小的江湖还不是轻易拿下?届时,本魁首定要给那些所谓的武林正道一点颜色看看!哈哈……”

“来人!”仲常望大吼一声。

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厅外响起。声音越来越密集,声势越来越浩大,全是朝天字号大厅赶的。

不一会,便见一群人拥进了天字号大厅。可是这群人并不是仲常望所召唤的死士,而是温子君的援军!少林武当及各大门派的精英,李清瑞及禁卫军,橙缘、君临风、叶星雨……龙凤小队,就连一直隐身在镇海镖局的夏语冰,徐敏杰,潘飞虎都来了。

李清瑞见到皇帝便冲上前去,跪拜道:“皇上您受惊了!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皇帝开始听到厅外密集脚步声,吓得面如土色。如果不是温子君上前扶住的话,他早已坐倒在地了。此时见到来的全是自己人,知道自己性命无忧,心情也畅快起来。

他清了清喉咙,整了整衣冠,才说道:“李爱卿,快快请起,你何罪之有?来得正好,来得正好!朕将重重有赏!”

此时见自己人占优势,皇帝便指手划脚起来,指着仲常望他们说道:“来人呀!把他们全给朕绑起来,朕要亲自审问!”

可是,围在温子君与皇帝周围的人,多半是江湖人士,根本就不听从皇帝的号令,还个个不解地望向皇帝,不知皇帝在号令谁。

温子君见状,连忙向皇帝行礼道:“皇上,此时我们虽然人多,但指不定金翼门还有许多未出的暗手,此地仍然还有危险。为安全计,还请皇上先行离开此处,回到皇城才是!”说着,他又向李清瑞使眼色。

李清瑞见状,亦接道:“请皇上以国事为重,先行离开这危险之地啊。”

皇帝想了想,觉得温子君所言也对。这里乃是金翼门的老巢,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后手呢?

于是,皇帝点点头,极具威严地说道:“那金翼门之事便全权交给温爱卿来办。记住,那个胆敢冒充朕的家伙,格杀勿论!切记切记!”他可不想一个跟自己一样的家伙存在这个世界上。

“是。一切按皇上旨意办!”温子君说道。

李清瑞立即带着禁卫军,簇拥着皇帝往地宫外走去。此时的地宫,早已被群雄清扫一空。那些死士要么被杀死,要么就是被群雄夺得的金笛银笛所控制,成了阶下囚。

待皇帝安全退走,温子君才转过身来面对着面面相觑的金翼门五大魁首。

这时,已有人发现五大魁首旁边还有一个皇帝。他们私底下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此时的五大魁首俱都铁青着脸。刚刚还胜券在握,如今却又一败涂地。如此巨大的落差,让他们心里生出一种无力感觉。

那个假皇帝更是吓得整个人退到墙角,全身发抖。当初仲太医描述的可不是这样的情景啊。

仲常望望着温子君,更在心底发出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如果没有温子君,如果趁着温子君羽翼未丰时把他毁灭,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可是人生能有那么多的如果吗?

“仲常望!到了如今,你还妄图谋夺天下么?”温子君朗声说道,“你的外围下属及所有死士都已为我们所制服。你们已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哈哈哈……”仲常望突然大笑起来,然后才说道:“温子君,本魁首果然是小瞧了你啊。哼!成王败寇,既然已经如此,本魁首还有何话可说?”

“仲常望!温某给你一次机会。”温子君说道,“你我二人比试一场,如果你赢了,温某便自作主张,放你们离去。当然,那个假冒产品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走的。如果是温某幸运赢了,你们则束手就擒,如何?”

“大魁首,别听那小子的。我们还有路可走。”三魁首赵归箭听了温子君的话,立即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人还在,就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