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幻剑录

第四卷 幻剑啸乾坤 第130章 啸傲乾坤…(2 / 2)

仲常望的脸色阴晴不定。他一手建立起来的金翼门,倾尽了他所有的心血,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金翼门已然瓦解,不复存在了。

走?还能走到哪里去?当然,凭他们的武功与智慧,只要他们愿意,任谁也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可是,那又如何?再建一个金翼门?要知道,他已经不再年青,再花个二三十年来兴建,到时自己早已垂垂老矣,还能有何作为?

那还不如再搏一次,只要能够将温子君这个武林的精神支柱斩于剑下,说不定武林将再次陷入混乱。届时,他就可以混水摸鱼,重拾旧部,卷土重来。

仲常望对于武功极为自负。

江仲秋十分喜爱这个外孙,凭着精湛的医理,他熬制了一种集百味珍贵药材而成的汤,专门让他的小外孙在里面浸泡,直至仲常望十六岁,天天如此,从未间断过。

这种药汤可以很好地锻炼人的筋骨皮,还能够激发人的潜能。

曲向天是个大魔头,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一代武学宗师的水平。由他教导出来的仲常望,武功自然低不到哪里去。

于是,仲常望十六岁的时候,武功与医术都已大成。只是曲向天为了称霸武林,不让仲常望行走江湖。江湖中也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少年高手的存在。

可以说,仲常望的一生,只是曲向天的延续。曲向天在他幼小的时候,便开始向他灌输称霸武林的思想。因此,仲常望也极为听从其父的话,一生为称霸武林而活。

十年前,仲常望的武功就已有了突破,一举成为先天高手。他自忖温子君年纪轻轻,就算武功再厉害,也断然没有达到先天境界。单凭这一点,他便已稳操胜券。

殊不知,温子君虽然年纪轻轻,但他屡获奇遇,几次徘徊于生死边缘,反而让他得到了突破,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先天高手。

细究起来,温子君如此年青便晋升到先天境界,似乎金翼门也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不是最初被赵一翔诬陷为采花淫贼,一路逃亡与奇遇,他也不会成为一代大侠,坐上武林盟主之位。

所以说,人生真的很奇妙。人生路上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可是谁是谁的朋友,谁是谁的敌人,敌人就只会给自己沉重的打击吗?谁也无法看出来。只有等走完一段人生再回过头来看时,才知道路上的那些人都可能与自己有着莫大的联系,自己的每一次进步,都有朋友或敌人的影子。

或许,这就是佛家所谓的缘?

“好!本魁首便与你赌上一赌,看看到底谁是最强者!”仲常望终于下定决心,要与温子君决一死战。

温子君终于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怕仲常望不肯比斗。如果他们从那五张大椅处沉下逃走的话,温子君也无法阻拦。神秘书信里的地宫地图,亦只有那五张大椅处是打着问号的,说明那里通向何处,有何机关,全都不清楚。

“大魁首!”不单三魁首一个人,二魁首四魁首他们都大声叫道。

仲常望转身望向四人,一脸平静地说道:“你们走吧。本魁首要与这地宫共存亡!”

那四个魁首听了,脚步没有挪动一下。倒是靠在一旁墙上的假皇帝却再也忍不住,转身往来时的那个石门奔去。

温子君这边的群雄见了,许多人都叫道:“不许走!”正当有人要追上前去时,却见那个假皇帝一个踉跄,跌倒在那石门前,再也不见动弹。

“本魁首一手造就了你,岂能容你脱出本魁首的手掌心?!”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仲常望。

仲常望转过来,一脸平静地面对着温子君,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运起体内的先天真气。须臾,众人便听见筋骨错落的声响从他体内传来。接着下来的情景更让众人大吃一惊,仲常望本来矮胖的身子开始拔高,肥胖也渐渐消失,整个人都变得高高瘦瘦的。他那胖胖的圆脸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阴郁的瘦削的长脸。

等到仲常望体内没有筋骨的劈啪声响起,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身材颀长的黑衣秀士,看上去仿佛年青了不少。那张长脸变得极为秀气,双眼冷漠而透着一股邪气,却有着异样的魅力。他那身黑衣本来就宽松之极,如今变身后,却正好合适。

“只怕这才是仲常望,不,是曲无涯的真正面目吧。”温子君心里忖道。他嘴里却赞道:“久闻魔门有一种功夫叫‘错骨易容术’,施展时全身筋骨痛苦万分。仲太医能忍人所不能忍,把这种功夫使得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实在令温某佩服!”

“少废话,拔剑吧。”说着,仲常望便从宽松的黑衣下拔出一把剑来。

“咦?这不是……”不仅温子君见了仲常望的剑感到意外,就是群雄中也有不少人惊疑起来。

倒不是这把剑的剑身呈赤红色让大家感到意外,而是它的外形,简直就是另一把乾坤剑!

“家父一生自负才学武功,但只有一人令他真心佩服。此人并非我外公,而是乾坤老人。”仲常望把赤剑举在眼前,左手轻抚剑脊,嘴里淡淡说道:“而乾坤老人给家父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便是他手中的乾坤剑。事实上家父并未亲见到乾坤剑,但也不妨碍他的向往。因此,在我满月后,家父踏遍山河,搜寻天外飞石,历经一十六年,终于铸出这把堪比乾坤剑的焱阳剑!”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是怀念与骄傲。

“温子君,本魁首知道你师承乾坤老人。如果家父没有被逐出乾坤老人门下,本魁首还要叫你一声师叔呢。”仲常望继续说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拔剑吧!”说着,焱阳剑当胸一划,斜指右下方。

此时的仲常望,一身黑衣,手里却握着一把赤红的剑,高高地站在石阶上,有如一尊孤傲而又落寞的石像。

温子君见状,也不答话,缓缓地拔出了幽蓝的乾坤剑。他只对群雄说了句:“你们退后!”然后便挽了个剑花,乾坤剑横在前胸。

“小剑!”叶星雨她们几个美娇娘都冲了上来,一个个手里都握紧了长剑,一副要帮夫君的样子。

“你们都退下!这是我与他的决斗,不管胜负如何,你们都不许出手!”温子君的声音有点冷厉。

叶星雨她们听了,身子不由一顿。温子君从未如此冷厉地对待过他们,一时之间,她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温子君微叹一声,把叶星雨召上前来,在她耳边交待了几声。叶星雨频频点着头,尔后拉着几个姐妹退开去了。

这时,仲常望也对四大魁首说道:“即便你们不走,也不能出手助我。这是本魁首的决斗。”

四大魁首沉默不语。

“出招吧!”仲常望淡然说道。

温子君知道仲常望自恃身份,不会先出手,便也不客气,率先出剑。只见他轻叱一声,乾坤剑在空中划着一道弧线,直向仲常望刺去。但他前进的线路并非是直线的,而是忽左忽右。

蓝幽幽的乾坤剑有如吞吐不定的蛇信,不断向仲常望逼近。

他这招脱胎于绿柳掌法中的“轻风摆柳”,犹如风中柳枝,左右摇摆不定,可虚可实,可进可退。温子君以此招为基础,更融合武林各派的剑招于一炉,才使得这招剑法威力更大,旁人再也看不出何风阳那掌法的影子。

仲常望见到温子君攻来的乾坤剑,脸上古井不波,无忧无喜。待得乾坤剑到了面前,他手中的焱阳剑才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弧线,最后竖立在胸前,却正好封住了温子君刺出一剑。

温子君这招本就是试探之用的,所以乾坤剑一沾到焱阳剑便飞速地后退。不给仲常望一点反击的机会。

“温小子,你我二人过招,还用试探做什?尽管放马过来吧。”仲常望冷冷地说道,“莫非你还想我们在此战个三天三夜么?”

“既然如此,那温某就不客气了。”温子君亦是冷哼一声,“看招吧。”说完,他便深吸了一口气,也不使什么剑招,乾坤剑就这么直直地对刺过去。

江湖中多数人认为,高手过招,就是要舞着极为繁复而又华丽的招式去进攻敌人。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人,武功境界都未达到高手之列。

修禅者有三重境界:第一重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重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重则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武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武林前辈独孤求败认为是无招胜有招,其实跟修禅的第三重境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在昭示着一个武学的真谛:武学起于本初,最后又回归到本初,真正达到返朴归真。就像独孤求败所言,武功达到了最高境界,枯枝碎草,无不是剑!

旁人看似极普通的一剑,仲常望却从中闻到了危险的气息。他整个人不由凝重起来,因为他已达到了先天境界的高手,他一看便知温子君这一招蕴含着先天力量的运用,心下大惊:“莫非他年纪青青便已晋入先天境界?!这,这怎么可能?”

于是,仲常望不再站在原处等温子君刺来,而是暗自运起先天真气魔阳诀,同样极简单地一招直刺,朝着刺来的乾坤剑射去。

一红一蓝两把剑,就像对射的两支箭,飞行在同一条直道上。等到两把剑尖越来越近时,焱阳剑剑身泛起一团火焰似的红光,而乾坤剑上则冒出一团冷月一般的蓝光,而且越来越盛。

“呯!”一声巨响,两把剑毫无花架地刺中对方,就如针尖对麦芒一样。

一红一蓝两个光团碰触在一起,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顿时爆炸开来。旁边围观的不论是江湖群雄还是未走的四大魁首,都不由伸手挡在双眼前,不敢触其光芒。

紧接着,却是一股充满无敌力量的劲气以两把剑为中心,向四周漫延开去。群雄一接触到这股劲气,便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四大魁首退无可退,只得一屁股跌坐在大椅上,脸色甚为难看。

两个肇事者亦是双剑一碰触便分别往后退。那些光芒及劲气却没有对他们产生丝毫影响。当光和气团消失后,温子君与仲常望依然站在动手前的位置上。

“先天真气!你果然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成为了先天高手!”仲常望脸色惊异不定,失声说道。

“仲太医不也一样吗?”温子君淡然一笑,说道。

先天境界?两人竟然是先天高手?群雄一听,全都惊讶无比。

先天境界一直只是个传说,几百年来并没有听说谁是先天高手。但众人都相信先天境界的存在,可是偏偏就无人能够达到,渐渐也就成了传说。

可如今,不单出现了先天高手,而且一出就是两个,能不让江湖群雄惊讶不已么?

最高兴的莫过于叶星雨她们几个温子君的美娇娘,夫君能有如此实力,她们脸上也自然有光。但她们随即又暗自叹息,先天高手的夫君,对上的敌人居然也是先天高手,胜负尚难预料呢。

接下来,两把剑有如出海蛟龙,纷纷向对方缠斗起来。两人你来我往,双剑不时闪过剑花。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战到后来,两人的身影都看不清楚了。只有一红一蓝的剑光依然清晰无比。

间中,温子君也使出过乾坤八剑,如雷动八方,火势炎炎,斜风细雨……他也施展过五行剑指,只是收效甚微。

要知道,仲常望也是先天高手,而且他本身功力比温子君深厚,加上又于十年前便已晋入先天境界。面对温子君的种种剑招,他的确是感到压力极大,但凭藉其强大的魔阳诀真气,每次都化险为夷。

斗到后来,仲常望越来越心惊。他实在难以相信,莫非温子君是从娘胎便开始练功?否则的话,他怎么能这么年青便晋入先天境界,而且先天真气源源不断,跟仲常望相比也遑多让。

仲常望哪里知道,按常理温子君才晋入先天境界一年左右,他的先天真气自然没有仲常望浑厚。可是温子君另有奇遇,习得了苗疆的元神修炼之法,而且阴差阳错之下,居然使元神之力与乾坤之力可以相互转化,从而使自己的先天真气凭空翻了一倍。

两人都是使出全力的先天真气,相互碰撞后产生的劲气不断外溢,形成一股旋风,盘旋在天字号大厅周围,那坚硬的石墙都被刮出道道划痕。

江湖群雄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因受不了这股旋风而纷纷退出大厅。只有少数一流高手如橙缘、叶星雨、姬月眉、天痴地狂,龙凤小队……但他们都已退到大门处,眼睛都焦急望向激战中的温子君,显然十分担忧。

四大魁首身后没有退路,可是又不舍得独自从大椅处离开,便只得个个盘腿打坐,用本身的内力来抵消那股劲风。

终于,两把剑再次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碰触在一起,发出的劲气使得四大魁首纷纷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橙缘他们亦再也无法抵抗,纷纷退出了大厅。

接下来,温子君与仲常望二人的动作都明显慢了下来。一招一式都变得清晰可见,就连三岁小孩,只怕也可看得一清二楚。因为他们动作实在太慢了,以至于落在别人的眼里,他们哪是在做生死斗呢?分明是在耍着玩罢了。

但叶星雨他们知道不是。随着两人的动作慢下来,那股旋风失去了推动的源力,也渐渐消失了。叶星雨他们又再一次进入大厅里观看二人的拼斗。

看着两人的慢动作,高手们都个个脸色凝重。他们知道,两人已经斗到最为关键的时刻,稍有不慎,便是剑毁人亡。

“锵!”两把剑再次缠斗在一起。

只是这一次,两把剑再也没有分开,就这样粘在一起。同时一红一蓝两团光芒大盛,在两把剑上你来我往地进行着拉锯战。

温子君与仲常望都脸色凝重,大汗淋漓,握剑的右手都有点颤抖。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伸出左手按在剑柄上,使剑再次稳定下来。

“天哪!他们,他们在比拼内力!”不知是谁了一声,接着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橙缘、君临风他们的脸色变得难看,叶星雨她们几个美娇娘更是花容失色。

比拼内力,是武者万不得已才行之的。也就是说,两人到了比拼内力的地步,也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只有其中一方力竭而死,另一方才能幸免于难。但更多的却是二者同归于尽。

当然,只要哪方受到第三方的攻击,哪怕是三岁小孩般扔个石子过去,他也会受到巨大影响,极有可能是剑毁人亡。

四大魁首艰难地站立起来,他们一起向前踏了两步,便听见龙七的喝止声:“站住!你们想干什么?比斗之前双方便已说好外人不得帮忙,难道你们还想插手?如果你们再迈前一步,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弩箭准备!”

龙凤小队成员一个个手里端着上好弦的弩箭,纷纷对准了四大魁首。四大魁首见状,只得止步,亦是一脸忧虑地望向他们的大魁首。

事实上,龙凤小队何尝不想用弩箭对准仲常望?只是他们知道,温子君作为武林盟主,如果不遵守诺言的话,即便他胜了又有何用?

就在这时,一直咬紧牙关的仲常望突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只见他左手食指按了一下宽大的剑柄一处突起,那剑锷便突然跳出一个小洞。小洞里立即爬出一条铁线般细小的金蛇!

“金线蛇!奇毒无比的金线蛇!”江湖群雄中也有识货者,不由惊起呼喊起来。随即众人都替武林盟主担忧起来。

任谁也没有想到,仲常望的剑柄里居然还养着一只毒蛇!就连四大魁首都先是一阵愕然,继而又嘴露笑容。这一次,大魁首应该胜券在握了吧。

叶星雨她们则是一脸惊惧,却又不敢高声呼叫,生怕分了温子君的心。她们只得个个掩着小嘴,眼角急得泪水直流。

金线蛇在洞口试探了几下,便扭着身子沿着焱阳剑向温子君逼去。

望着大汗直流的温子君,仲常望的笑意更浓了。可是就在这时,温子君突然诡异地笑了。仲常望不由一愣,他不知道死到临头的温子君,还笑那么诡异干什么。

“莫非他也还有杀招?不过,这不可能呀。”仲常望想道。

仿佛是在响应仲常望的想法,温子君额头正中的泥丸穴突然涨大,里面突然钻出一只玉色的蜜蜂来!只是众人都盯在焱阳剑上的那条金线蛇上,除了仲常望,谁也没有留意到小玲珑的出现。

仲常望脸色剧变,刚刚露出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惧。

“看!有只玉蜂在盟主面前!”又有人叫道,不过明显是压着嗓子叫的。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小玲珑发出急促的啸音,不断地在金线蛇上空盘旋。金线蛇开始还昂起头来对峙,但随着小玲珑的啸音不断,它低下了头,在焱阳剑上扭来扭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束缚它,而它又在试图摆脱一样。

小玲珑的啸音更加急促了,金线蛇最后低下头,极不情愿地调转了方向,直向仲常望逼去。

仲常望望着渐行渐近的金线蛇,再也感觉不到它对主人的欢欣。越来越近的金线蛇,给仲常望的是一股寒入骨髓的杀意。

“不,不,不!”仲常望口不能言,心里呼喊起来。

可是金线蛇并没有听到仲常望的声音,它爬到剑柄处盘踞起来,伸出高昂的头,吐着腥红的信子,对着仲常望嘶嘶直叫。

“不!”仲常望张嘴大叫一声。就在这时,金线蛇仿佛找到了洞口,闪电般射进了仲常望的嘴里,直往他喉咙里钻。

仲常望再也无法保持与温子君的内力对抗,被温子君的内力推得往后飞去,撞在石墙上,即刻倒地不起,加上进了他喉咙的金线蛇,只怕他是难逃一死了。

温子君也感到一阵力竭,整个人一软,便跌坐在地上。

四大魁首见状,脸色大变,都纷纷作势要扑向温子君。可是一直注意他们的龙凤小队早就等在一旁,见状纷纷射出弩箭。

本来就已经受伤的四大魁首只是象征性地抵挡了几下,便瞬间成了的刺猬。

金翼门五大魁首全部授首,剿灭金翼门行动全面胜利。

温子君并没有昏迷,他拉着冲上前来的叶星雨问道:“有没有发现一个叫杨先生的女头领?”

叶星雨含着泪摇了摇头。

而就在此时,一个少林僧人手捧一封信递到温子君手中。

温子君立即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束青丝,再无其他。他紧攥着那束青丝,然后昏倒在叶星雨的怀里。

剿灭金翼门后,皇帝在朝廷进行了一番大清洗。尽管还有一些金翼门的残余分子存在,但已经无伤大雅。

此次剿灭金翼门,温子君居功至伟,被皇帝封为定国侯。只是温子君虽然受了此封号,却没有留在朝廷,而是悄然离开了京城,不知所踪。

江湖再一次平静后,温子君连武林盟主之位也辞了。带着五位美娇娘,啸傲山林,泛舟大海,岂不快哉?

朝廷与武林俱都派出人,遍寻温子君,却都没有结果。

温子君到底在哪里?无人知晓。

但有民间传说,他跟五位美娇娘曾经在西南的大理国一起赏茶花……

■■■■■■■■■■

[全书终]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