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演技一流

得与失(上)(1 / 2)

尽管金爷安慰的技术不怎么样,但乔以航到底放下了心理包袱,在演戏中开始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虽然自己的表现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样抢眼,但到底也不像之前那样,一味被拉着走。连觉修咆哮的次数也比之前少了许多。

其实金爷有句话没有直说,那就是以乔以航现在的经验和演技,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比不过颜夙昂和封亚伦的。乔以航的进步虽然很快,但以前底子差,所以就算突飞猛进,也不可能一下子成为影帝级别。但他相信,他需要的只是磨练。这部戏已经成为他的晋升阶,让他步入正轨,颜夙昂和封亚伦给他的压力也会成为一种变相的动力。再往上走的路,只会越越来越简单。

饶是如此,金爷还是时不时地出现在片场,给予他指点。

这个场面被不少狗仔队拍下,取名为戏里戏外的父子情深。

在电影杀青之前,《黑白之间》的片场故事就开始抢占各大版面。一来是电影里新闻人物太多,二来这部电影的关注度高,所以媒体也乐得现场取材。

随着电影临近杀青,金花奖的参赛势力也逐渐浮出水面。

连觉修之所以赶得这么急,为的就是今年的金花奖,所以很多影迷、评审都对它抱有很大的期望。

但对乔以航来说,金花奖还早,天声奖却已经到了。

说实话,在音乐上他的奖项他已经拿得太多。托福于近几年唱片业的不景气,每回上台都可以看到台下坐着的来来去去就是这么几个人。大家对谁拿奖谁拿大奖心里多少都有点数。不少新人倒是冒出头拿了回新人奖,但下次哪里再见却又不知道了。

今年的天声奖和往年不同的是,封亚伦和颜夙昂都回来了。

同一首《魔法方舟》,十个提名。

三个最佳男歌手,三个最受欢迎男歌手,一个本年度最受欢迎天声奖,一个最佳作曲,一个最佳作词,一个MTV最佳画面。

乔以航压力倍增。

张知见他穿着西装不停地走来走去,终于受不了道:“小周不是六点来接你吗?”

“嗯。”乔以航整了整领子。

“现在才四点。”张知不满地舀着火龙果。

乔以航转身道:“这套是不是有点太大众了?”

张知抚额,“要不要给你一条床单一个火炬,让你扮自由女神?这个抢镜。”

乔以航不理他,接着自己的话题自言自语道:“穿高勤送来的那套会不会更好一点?”

高勤那套是火红色的。就是他拍《魔法方舟》MTV时穿的那套。抢镜归抢镜,总觉得在大会上穿这种颜色,好像显得太轻浮了点。

张知放下火龙果,朝他招招手。

乔以航挑眉。

“领口没扣好。”

乔以航走过去,蹲下身,仰头道:“哪里?”

张知手指娴熟地帮他将衬衫解开。

“你做什么?”乔以航看着自己的衬衫一路敞下去,露出精壮的胸膛。

张知双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整个人扑上去,压着乔以航倒在地毯上,坏笑道:“穿衣服只会让你越来越紧张,不如做做运动。”

乔以航拍拍他的屁股,“别闹,起来。”

“没闹。”张知从裤袋里拿出一只药膏似的东西,“我这次准备了。”

乔以航没好气道:“今天不是时候。”

“就当我为你践行。”张知俯身,一边轻轻地舔着他脖子,一边用身体磨蹭着他。

乔以航的手从背上缩回来,突然开始挠他的痒痒。

其实他的手挠在身上也没多痒,但是两只手在身上挠来挠去,让张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缩。乔以航趁机脱身,站起来。

张知坐在地上,一脸幽怨地瞪着他。

乔以航拍了拍裤子,认真地问道:“这套真的不错?”

“……”张知将头埋进沙发的靠垫里。

在小周到之前,两人又闹了一回,张知的阴谋还是没有得逞,只好无奈地换衣服做准备。

EF唱片公司的老总前阵子就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收到调令,去了集团总部。大家都知道这是给张知腾地方,但集团总部到底比分公司的发展前景要大,想要从奴隶晋升奴隶主,就得从总部寻求突破。所以原先的老总也没什么怨言,收拾好东西就屁颠屁颠地走了。

跟他一起走的还有蒋修文。DRM的合并计划就此搁浅。听说蒋修文离开EF就直接去了DRM公司,准备将它拆卖。

DRM的老总来过一个电话,类似于哭求他向张复勋美言几句之类的意思。要是DRM没了,估计他也得重新换饭碗。张知敷衍了几句,大概对方也听出了他的意思,讪讪地挂了。

所以,总部的升迁令虽然还没有下达,但张知成为EF唱片公司一把手的事已经是铁板钉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