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扫把星

李朔番外: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1)(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最新网址:www.xs.l</p>仪凤二年的初春,长安城中很热闹。

十九岁的李朔坐在长安食堂的包间里,周围是自己的伙伴们。

“大郎。”坐在李朔边上的好友陈弼举杯邀饮。

李朔喝了杯中酒,陈弼突然问道:“大郎可要去?”

李朔微微蹙眉,“去何处?”

他并不喜欢权贵子弟,但阿耶说过:出身决定了你的圈子,而你的出身由不得自己。

阿耶在敷衍我!李朔不满的问道:“难道就没法子?”

贾平安当时神色古怪,“当然有。”

“什么法子?”李朔只想脱离这个让自己厌恶的圈子。

贾平安的眼中多了怜爱之色,“出家。”

这些过往在脑海里转过,李朔放下酒杯。

陈弼说道:“我昨日得知了一个消息,西域诸国正在侵袭安西,安西都护府出动小股人马去试探,竟然死伤惨重……”

室内的少年们都怒了。

“谁?”

“弄死他!”

陈弼说道:“当年赵国公一战令大食东路军死伤惨重,大食震怖,随后退出了波斯。如今那些小国胆敢集结,多半是大食在背后鼓动,弄不好还支持了兵器钱粮。”

“好大的胆子!”有人骂道:“大食人不怕大唐的大军吗?”

陈弼冷笑,“吐蕃如今内乱不休,不时有乱军冲出来,袭扰大唐西北。大食人觉着大唐该焦头烂额了……”

他起身,目光睥睨,“我要从军!”

“我也去!”

“耶耶苦练多年,就等着能一朝杀敌!”

陈弼看着李朔,“大郎,你可想去?”

一个伙伴说道:“有赵国公和公主盯着,大郎怕是……”

阿耶和阿娘多半不会同意,特别是阿娘……李朔起身,“我先回去。”

他到了楼下,掌柜上前。

“告诉阿耶,我有急事请见。”

他不想去道德坊。

晚些,贾平安来了公主府。

如今他挂着兵部尚书的职务晃悠,去岁太子建言让他为相,帝后默许,但贾平安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按照他的说法,做宰相能经常去钓鱼吗?

不能!

做宰相能想出去溜达就出去溜达吗?

不能!

那我做什么宰相?

吃多撑的?

“阿耶,他们说西域不宁,我想去。”

李朔抬眸,神色平静。

贾平安看着他,良久笑道:“为父若是说不可,你定然会想办法让你娘来说服我。”

李朔平静的道:“我该有自己的路,这是阿耶你说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这条路不该被别人限定。

这话是贾平安说的。

可此刻却作茧自缚。

贾平安进了里面,随后传来了争吵声。

“大郎还小。”

“大郎十九了,我十六岁就上阵杀敌。”

“可大郎……我不同意!”

李朔离远了些。

过了半个时辰,贾平安出来了。

他看着李朔,“去书房。”

书房,侍女奉茶,贾平安颔首,侍女福身告退。

“阿耶……”

李朔知晓自己算是背叛了父母的期望,“我想去外面看看。”

“为父知晓你的想法,为父……”贾平安的眸中多了回忆之色,“年轻人都想去看看这个世界,觉着自己能去征服这个世界……直至某一日平静下来。”

李朔问道:“为何平静?”

贾平安微笑,“因为被毒打了。”

李朔:“……”

贾平安目光柔和,“你有才华,却因为身份的缘故只能把才华隐藏。你想从军,这是一种宣泄……我有许多担心。”

李朔昂首,“阿耶你当年十余岁就去了叠州杀敌。”

贾平安颔首,“磨墨。”

李朔起身磨墨。

贾平安摊开纸,拿起毛笔沾满墨汁,沉吟良久。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贾平安抬眸看了儿子一眼,再度动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