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扫把星

第1169章 一群抢食的野狗(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最新网址:www.xs.l</p>清河崔倒霉了。

“清河崔氏的隐户全数都冲了出来,打的那些豪奴狼狈不堪。”

“这……这和贾平安没关系了?”

“是啊!”

那些聚集在清河的世家代表愕然发现自己所有的准备都用不上了。

贾平安没动手,隐户自发冲了出来,这事儿怪谁?

崔氏一行人在别院安置,士族的优雅依旧在,但情绪却炸裂了。

“那些贱狗奴竟敢如此!”

一群人怒不可遏,但却面色苍白。

气氛不大对。

“还剩多少人?”

一个老人艰难问道。

崔景坐在上面,看着很从容。

但回答却不从容,“剩下不足一成。”

“不足一成……田地谁来耕种?”老人恼怒的道:“难道要我等自行耕种?”

数百年的优渥时光,早已让士族的人把自己当做是神灵般的尊贵。种地……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

让神灵去种地,你也不怕被雷劈。

一个随从进来,面色难看,“阿郎,庄上剩下的隐户都跑了……就剩下了十余户,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老人身体一震,拍打着案几,痛心疾首的道:“如此连一成也无,崔氏吃什么?用什么?”

人人如丧考妣。

什么士族的优雅荡然无存。

没了所谓家传经学的优越感,没了无数人为之服务的尊崇感,士族还剩下什么?

崔景叹道:“要命的是,那些田地就此荒芜……”

有人说道:“可招募佃农。”

崔晨摇头,“如今不比往常了,没地的农户宁愿移民,也不愿意为人佃种……”

“五年免税,学堂比关中还多……优先录用移民子弟,这就是刀,一刀刀在割我等的肉。”

去移民不香吗?

“皇帝的诏令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这话没人否认,没有皇帝的那道诏令,隐户们依旧是奴隶,在面对大族时,他们就和牲畜般的卑微,任由大族宰割。

但现在不同了……

……

“这几乎就是废奴令,后世会牢记这一刻。”

贾平安真的很欣慰。

废除了隐户带来的巨大人口红利,将会让大唐空前强大。

“国公。”

一个军士急匆匆的进来,“博陵崔氏那边出了人命。”

“说清楚。”贾平安眸子微冷。

“隐户逃亡时,博陵崔氏的管事带着豪奴拦截,竟然动了横刀和弓箭,射杀三人!”

……

“这是博陵崔氏,而你等就是崔氏的人口,谁敢出去,杀了。”

清河崔氏前车之鉴,让博陵崔氏想了许多办法,可最终还是动用了兵器,这才压住了逃亡的人潮。

“杀人了。”

那些隐户瑟瑟发抖。

随即博陵郡安静了下来,直至一群骑兵冲进了城门。

“天呐,是贾平安!”

贾平安顶盔带甲,带着二百骑兵冲到了博陵崔氏的大门外。

“谁杀的人?”

崔氏族长带着一群人出来。

“谁杀的人?”

无人回答。

贾平安单手按着刀柄,“事不过三,谁指使动用兵器?谁带着人去拦截隐户?最后一次……”

“他不敢……”

有人高呼。

贾平安指指那人,李敬业冲了过去,一路拳打脚踢,随后把男子拎了出来。

“打断腿!”

李敬业一脚踩去。

“啊……”

贾平安眯眼看着崔氏族长,“我给了你机会,但显然你依旧想端着所谓士族的架子,觉着自己是神灵……那么,今日我便把这所谓的神灵打落尘埃,来人!”

众人轰然应诺。

“他真要动崔氏!”

“我的天,这可是数百年……不,怕是一千年都未曾有过之事,吓死人了。”

“这可是士族!”

围观的百姓依旧畏惧士族。

他们为何畏惧士族?

他们首先畏惧的是官吏,只因官吏能决断他们一家老小的荣辱生死。而士族是什么?士族能决断官吏的荣辱生死,而且他们数百年以来都是如此高高在上。

百姓看不到他们的模样,以为他们都和神灵般的……

但今日有人却要把这些神灵打落尘埃。

看看那个被打断腿的崔氏子,惨叫的……

“上次王家的小子断腿叫的也没这般惨吧。”

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原来士族的贵人们……竟然是这般?”

所谓的神灵下凡了。

那些被李敬业暴打一顿的崔氏子弟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这是神灵?”

军士们拔刀了。

崔氏族长沉声道:“你敢动手?天下人将会把你撕成碎片!”

贾平安笑了笑,“你所说的天下人……指的是士族与权贵吧?百姓呢?”

是啊!

百姓呢?

“百姓不是人!”

贾平安觉得一股子怒火在升腾,“往前追溯,你等的祖辈也是农夫,也是工匠,也是军士……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耕种,天下人奉养了你等家族数百年,还不够?够不够!”

崔氏的人冷笑。

“你等以为自己是神灵,自己划分了这个天下的等级。你等高高在上,皇族其次,百姓都是为你等劳作的牲畜……”

崔氏的族长退后一步。

他从贾平安的眼中看到了杀机。

“你等以为的牲畜此次却让你等束手无策,当那些牲畜站在一起时,你等将会颤抖……”

数骑策马而来。

“国公,那些隐户冲出来了。”

崔氏族长面色大变,“贾平安!”

“拿人!”

贾平安指着崔氏。

崔氏族长面色百变,喊道:“老夫交人!”

几个男子主动走了出来。

还有数十豪奴,个个昂首挺胸,仿佛是去慷慨就义。

“他们竟然交人了?”

围观的百姓愣住了。

这还是崔氏吗?

“打断腿!”

贾平安吩咐道。

“贾平安!”崔氏族长嘶声道:“你令人去接应那些贱狗奴冲出了庄子,又令人下毒手……”

贾平安看着他,“你等养尊处优数百年,兀自不够吗?月盈则亏,今日享受的越心安理得,明日的报应就会来的越惨烈。”

直至后来,那位落第考生高举屠刀,把这些人的儿孙杀的人头滚滚。

他转身看着那些百姓,良久上马。

贾平安等人远去。

崔氏的人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没了隐户他们还有什么?

广袤的良田无人耕种,原先的挣钱利器成了累赘。

“我们还有什么?”

有人悲呼。

但他们悲哀的发现,自己没法反抗。

和关陇门阀不同,士族是通过执掌权力来渗透,堪称是润物细无声。而关陇却是大刀阔斧,直接掌握军队,谁不服就杀谁。

“他们原来也是人?!”

一个少年惊讶的道。

……

河北道乱了。

各处都有隐户在‘作乱’,那些士族和豪族纷纷出动私人力量去镇压。

范阳郡的一处田庄外,数十豪奴拎着棍子,狞笑着。

“打!”

他们的当面是数百隐户。

那些隐户的眼中没有恐惧,只有对未来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