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扫把星

第1171章 我怕吓着他们(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最新网址:www.xs.l</p>出海贸易五十个名额太少了,以至于无数人家在走关系。

“两家联手如何?”

两家联手,甚至是三家联手,这些都在商议中。

“贾氏占据了不少份额!”

……

“阿耶,我出门啦!”

兜兜今日出门和小伙伴聚会。

贾平安坐在书房里问道:“今日玩什么?”

兜兜说道:“就是说说话,然后她们会说些杂七杂八的,有人会得意……”

就是一群少女显摆。

“去吧。”

老父亲总是担心闺女出门吃亏,为此派了段出粮和王老二跟随。

今日是王蔷家做东,兜兜和她交好,所以早早来了撑场面。

“兜兜!”

王蔷欢喜的迎出来。

“呀!你家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来了,徐小鱼呢?”

兜兜回身看了段出粮一眼,“徐小鱼刚成亲,阿耶说最近一个月不派他的差事,让他带着娘子在长安城中玩耍。段出粮也很好呀!他做事稳靠,只是不爱说话罢了。”

王蔷挽着她的手臂进去,低声道:“看着那眼神直勾勾的吓人,你不怕吗?”

兜兜忍不住笑了,“我怕什么?从我好小的时候段出粮就来了家中,阿耶说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有人喜欢玩闹,有人喜欢默默的不说话,都是家人呀!”

她想到了两个弟弟,老二是个单纯的让人心疼的孩子,老三却是个阴阴的。

大门外,段出粮眸色温暖。

今日来了不少客人,都是未婚少女。

“兜兜。”

曾被人贩子拐走,最后被贾平安救回来的王顺儿来了。

二人在一起低声说话,王顺儿看到一个少女进来,就低声道:“韩香儿可是和你绝交了,你别搭理她。”

兜兜冷笑,“我自然不搭理她。绝交,我稀罕吗?”

她的朋友多的很,正如贾平安所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韩香儿走了过来,那些少女停止了交谈,齐齐看着她。

“这是要呵斥?”

“韩家的隐户不少,上次全数跑了,据闻韩香儿的阿耶气吐了血,这是不共戴天之仇,弄不好会动手。”

“动手她不敢。”

“为何?”

“赵国公回来了,他最是疼爱兜兜,若是听闻贾兜兜被人打了,你说他会如何?”

“韩香儿家人不少。”

“有何用?赵国公乃大唐名帅,一个人就能碾压了韩家。”

韩香儿走了过来,就像是突然发现兜兜一般,“呀!兜兜,你也来了?”

兜兜没搭理她。

别人声称和你断交,随后再来和你套交情,别搭理。

这是苏荷的教导。

韩香儿却福身,“哎呀!上次我喝多了胡说八道,竟然说什么绝交,好兜兜你不知道,酒醒后我后悔死了,家中耶娘也呵斥了我,禁足许久……”

你在唱歌?

众人愕然。

“好兜兜,你若是生了我的气也是应当,回头我专门在家请你可好?我还买了礼物赔罪……”

这……

“韩香儿最是倨傲的一个,今日竟然前倨后恭,还要赔罪,还要专门请客……她喝多了?”

等聚会结束时,王蔷才得了消息。

“兜兜,说是贾氏准备了几艘船,准备带着自己的货物跟着船队贩卖。别人家想照办朝中却不同意,窦德玄说想都别想。好些人家想跟着你家去……”

兜兜这才明白韩香儿的前倨后恭是为何。

到了门外,韩香儿还想凑过来,兜兜说道:“你可以说绝交,我也可以说……好!”

……

回到家中,兜兜兴奋的去寻阿耶。

“阿耶阿耶!”

“干啥呢?”

贾平安这趟河北之行累的够呛,正在休养生息。

阿福趴在他的脚边,听到声音后往后缩。

兜兜冲进来,“阿耶,好多人想和咱们家做生意,那个和我绝交的韩香儿今日一直在吹捧你,说阿耶你是大唐最出色的名帅,还有什么……大唐最英俊的男子,最……”

“什么乱七八糟的!”

贾平安满头黑线。

兜兜说道:“是咱们家的什么出海生意。”

“那事你不必管。”

如果靠着小孩子套交情就能决定这等大事,那贾师傅直接可以退休了。

“我没搭理她。”兜兜很是生气,“当时她说了绝交,那我自然要成全她。其实……要紧的是我不喜欢这等人,阿耶你说道不同不相为谋,那我为何还要勉强和她交好?”

“一点都没错!”

贾平安笑道:“人一生会遇到许多人,良师益友可遇而不可求,相反,普通朋友却多如牛毛。”

兜兜问道:“阿耶,为何要寻那么多朋友呢?”

“因为寂寞。”贾平安不想让闺女太市侩了,可有些事儿得给她说清楚。

“人是孤独的,自信的人一人也能活的有趣,不自信的人会不停的去寻找朋友,实则就是寻求群体的认同和接纳。他会虚幻的觉着自己寻到了一个靠山,于是不自信消散了,倍感欢喜……大多人会慢慢醒悟,知晓人的快乐与否不取决于别人,而取决于你自己。”

他见闺女仔细倾听,心中满意之极,“这些错误出自于错误的认知,许多人会觉着朋友多了就安全,就能解决所有的事,可当他们遭遇了自己无法解决之事时,才会突然发现,原来绝大多数所谓的朋友都是无用的……”

通讯录里那一长串仿佛看不到头的名字,十年后重新检索就会发现许多人只是刚开始加好友时说了几句话,随后的漫长岁月中再无交集。

有的人喝了几顿酒之后也渐行渐远。

最终一直有联系的反而是不冷不热的几个人。

“要自信!”

老父亲谆谆教导。

“可我不独孤呀!”

兜兜说道:“我在家中要照顾阿福和老龟,还得去哄着阿娘,不许她贪吃,还得去大娘那边学看账簿,还得去陪二郎和三郎……”

老父亲:“……”

“那以后呢?”

兜兜瞪大眼睛,“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呀!阿耶你不是时常说不要为以后的事焦虑吗?会得什么焦虑症。”

贾平安干咳一声,“我只是考考你,看你是否记着这些。”

“我那么好的记性,阿耶你定然是老了。”

老父亲忍住一口逆血,“胡说。”

“你昨日就说了,说我老了什么什么。”

“那只是随口一说。”

外面来了卫无双,见状笑道:“夫君怎么还和兜兜争执这个?”

男儿至死依旧是少年啊!

兜兜笑嘻嘻的跑了,“阿福阿福!”

阿福装死狗不出去。

卫无双进来,“今日来了不少人家的夫人,原先因为隐户之事对咱们家恨之入骨,此刻却言笑晏晏,光是想和咱们家联姻的就有三十余家……其他的不是不想,只是没有合适的孩子。”

“此前我曾与陛下有过一次长谈,要想改变大唐重蹈前朝覆辙的命运,最要紧的一条就是开闸,引导大唐那些手握钱财的有钱人去寻找别的挣钱机会。

商业是一条路子,还有就是工坊。回头朝中就会出诏令,鼓励放开工坊,朝中采买也会货比三家,不会一味盯着工部的那些产出……”

“这是鼓励那些有钱人去兴办工坊?”卫无双觉得这是条好路子,“那咱们家呢?”

“咱们家啊!后发制人。”

“为何?”卫无双不满的道:“家中三个儿子,以后各自成一家,少说要分给产业吧,家中如今只有酒坊和茶坊,还有一个长安食堂。兜兜以后成亲也得给些产业傍身,否则夫家若是不好,她如何能挺直腰做人?”

贾平安笑道:“不是我不想先发,我怕会吓到他们。”

“吓到他们?”

贾平安淡淡的道:“新学中的那些学问一旦变成了各等宝贝,就如同上次算学发卖的那些宝贝一样,价值巨万。为夫乃是新学的承袭者,你以为为夫脑子里的宝贝会是什么样的?”

卫无双神采飞扬的回去了。

农耕经济有局限性,关键是在农耕经济下,整个王朝都会进入到一种自给自足的小富即安心态中,而且农耕经济也无法支撑大国崛起。

“要想崛起,工业必不可少,而工业的发展便是从需求开始。”

……

户部,窦德玄在咆哮。

“移民要大车,那边打水井艰难,可有法子?可有器具?”

“相公,没有。”

窦德玄大怒,飞了暗器下去,“没有你还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