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扫把星

李朔番外: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2)(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最新网址:www.xs.l</p>深秋的西域,入眼处全数肃杀。

“敌军十余万,正在前方。”

裴行俭召集众将议事。

“联军将士复杂,我军两万人,唯一的优势便是同心合力。”

裴行俭看了一眼李朔,目光随即转过去。

“大唐来了。”裴行俭起身,目光炯炯,“老夫需要有人去看看,看看敌军……”

十余将领齐齐上前一步。

煞气顿时笼罩住了屋内。

李朔站在边上,他有些茫然。

这一路行军对于他而言堪称是地狱级别的难度,从兴致勃勃到绝望,到坚持……就和阿耶送他出征时说的那样:“你将会经历一次从里到外的清洗。”

裴行俭目光转动,盯住了一个老将。

“黑齿常之!”

老将上前一步,行礼,眸中多了些迫不及待。

裴行俭说道:“老夫与你一千骑,先声夺人!”

黑齿常之轰然应诺,“领命!”

裴行俭看了众人一眼。

顿时几个年轻将领就兴奋了起来,人人昂首挺胸,恨不能把脑袋伸出去让裴行俭看仔细。

——我,我……

李朔知晓没自己什么事,他的脑海里在转悠着各种念头。

长安如何了?

我一走,母亲定然觉得无趣,然后思念,过了十余日又生龙活虎的出去寻人打马毬,或是邀人来家打麻将。

父亲发明了麻将被老夫子们呵斥,说他在败坏人心。父亲并未辩驳,只是莞尔一笑。过了许久,长安县的不良人去抓贼,恰好撞到了这群老夫子在打麻将。

人啊!

原来都是口头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李朔的嘴角微微翘起,觉得母亲无需照料自己后,日子会过的更加潇洒。

长安城中的那些权贵该畏惧母亲的小皮鞭了吧?

“李朔!”

裴行俭的眸子转动,看向李朔。

“在。”

李朔是郡公,还是皇族,这也是他能被征辟为长史的缘故。当然,在李朔看来,自己能成为行军长史,更多是父亲的影响力在起作用。

裴行俭沉声道:“你跟着去,随军参赞。”

一个将领说道:“大总管,李长史年少……”

你让一个少年跟着去参赞,这不是玩笑吗?

他一脸‘我不是针对你’的模样看了李朔一眼。

“死不了!”裴行俭知晓这人担心的是什么,摆摆手,“且去!”

李朔告退,回去准备。

身后,那个将领说道:“大总管,毕竟是赵国公的孩子。他还没经历过战阵,若是出阵……”

裴行俭跪坐在案几后,眸色深邃,“临行前赵国公和老夫说过……孩子既然来了,那便锤炼一番。不经历生死关头,那叫做什么锤炼?”

他抬眸,看着前方一闪而逝的身影,眼中多了钦佩之色。

“公主也遣人说了,就当没了这个孩子。”

……

作为长史,李朔拥有一个单独的房间。

几个军士在边上转悠,为首的队正竟然是陈弼。

“大郎!”

陈弼笑嘻嘻的过来,“你看你做了长史,整日就跟着大总管筹谋,我却带着人在周围巡查,无趣到了极点。哎!”,他用肩膀拱拱李朔,李朔纹丝不动。

“好好说话!”李朔皱眉。

“何时给大总管进言,让我也跟着斥候或是游骑出击。”陈弼苦着脸,“你知晓的,此次家中不肯放我出来,我说不放我出来,赵五娘就看不上我……话我都放出去了,若是不能杀敌立功……大郎,我没脸回长安。你难道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在西域沉沦?”

李朔想到了杨二娘。

少女的期待就像是晨曦中的朝露,晶莹剔透;又像是晚霞中的风,带着些许炽热。

他看了一眼陈弼,“收拾一下,等着跟我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