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扫把星

第1175章 左右为难(1 / 2)

[

平康坊越发的繁华了。

时至今日,禁止坊中做生意的禁令早已废弛,长安各坊中生意做的飞起。

虽说做生意的多了,但百姓的消费能力也增强了,所以依旧是繁华景象。

李敬业带着一队不良人从长街上走过。

老鸨站在外面招手,“李长史,来歇歇脚吧,奴这里有上好的茶水,喝一口?”

几个女妓站在老鸨的身后冲着李敬业媚笑。

如今的李敬业不但是顾客,还是管理者。

“耶耶岂能监守自盗?”

李敬业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不错。”

侧面的二楼,李勣微笑着。

“敬业在大是大非上不会出错。”

贾平安看着酒杯有些发愁。

李勣滋的一声喝了一口酒,舒坦不已。

看到贾平安喝毒药般的喝了一口,李勣莞尔,“这些年你竟然还是不喜喝酒?”

“偶尔喝一杯还行,经常喝,顿顿喝,特别是早上喝酒我受不了。”

在贾平安看来酒水就是个助兴的东西,天天喝哪里扛得住?

李勣笑了笑,“朝中政事不少,老夫退了下来,窦德玄整日忙着户部之事,竟只剩下了刘仁轨一人辅佐,老夫在想他是如何的焦头烂额。”

非也!

若是外人没意见,刘仁轨宁可累死也不愿意多一个宰相。

贾平安放下酒杯,看了一眼李勣,发现他竟然是少有的轻松模样。

看来退休生活对李勣而言很新鲜,不过贾平安确定他新鲜不了多久,随即孤独就会让他无所适从。

人要有事做,不管这事儿正经不正经,靠谱不靠谱,你不能太闲。

贾平安说道:“想来陛下有通盘考量。”

“是啊!”李勣也不吃菜,就这么干了一杯酒,吁出一口气,“宰辅宰辅,辅佐之意,朝中能接任的不过十余,如今这十余人中暗流涌动,来寻老夫的就不少。”

“想请英国公进言?”贾平安笑了,觉着那些人是病急乱投医。

老李何等人?这等事关宰辅的事儿他不可能会插手。

李勣略微浑浊的眼中多了些笑意,“老夫倒是举荐了一人。”

贾平安干笑。

“谁?”

贾平安想了许多人,觉着戴至德的可能性比较。

老戴一直是重臣,而且还肩负辅佐太子的重任,做的很不错。

李勣淡淡的道:“你。”

“我?”

贾平安指指自己,觉得心跳加快了一瞬,但旋即又冷静了下来。

“老夫请见陛下,陛下问朝中何人可为宰相,老夫就举荐了你。”

李勣见他平静了下来,赞道:“旁人若是听闻此事,定然喜不自禁,就算是城府极深之人也难以按捺住。你却只是一喜,接着便冷静了下来,这便是宰相的城府。”

贾平安苦笑,“我只是不乐意每日去上朝罢了。”

“为何?”李勣觉着不是事。

“习惯。”

每日睡眼惺忪的醒来,接着急匆匆的吃早饭,出门直奔大明宫……随后一堆大小事等着你去和同僚争执辩驳,弄不好还能气吐血……

我吃多了去干这个?

“不想做宰相?”

李勣觉得做宰相便是人生巅峰,没有人能拒绝这等诱惑。

“陛下那边默然,默然便是在思忖,此事希望不小。”李勣以为他有顾虑,“无需担心陛下会猜忌你与皇后之间勾结……你上次出游年余,陛下颇为欣慰。”

李勣同样很欣慰,“后宫之事不是臣子能干涉的,哪怕这个臣子是皇后的亲人也是如此。一旦外人干涉,事情就变了。你能明白这个,老夫才敢举荐你进朝堂。”

“我知晓宫中事不能插手,插手只会更坏,不会更好。”

插手宫中权力之争,皇帝会是什么反应?

——你们姐弟想联手压制朕?

事情从夫妻之间的争权迅速会演变为皇后联手重臣准备谋反。

李勣颔首,“权力对于帝王而言便是无上尊宝,谁敢触动帝王的权力,一些蛛丝马迹都能让他们想到动怒……”

联想事多!

贾平安陪李勣喝了个早酒后,随即去了兵部。

“大食可有消息?”

天气冷,陈进法在值房里烧了一盆炭火,蹲在边上加木炭。

“有,吐火罗那边接到了大食的询问,询问他们可是大唐的疆域。”

“有趣。”贾平安坐下,拿起了情报简报。

“波斯那边说是叛乱频频,大食调派了援军。”

“援军?”贾平安看到了,“数目不清,约为数万。”

“加上前次的援军,以及东路军本来的大军……大食人此刻当有十余万大军。若是加上仆从军,二十万……”

贾平安在思忖着。

……

刘仁轨很膈应的再度上了奏疏,恳请皇帝考虑增加宰相。

“多两个也好吧。”

一个人没法办事。

满朝有资格的臣子都在观望。

“原先是六个,如今差四人。”

戴至德觉得自己把握很大。

张文瓘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此事还得看陛下之意。”

张文瓘也是候选人之一。

“殿下来了。”

太子带着人进了殿内,戴至德二人起身行礼。

“今日孤想歇息。”

太子颔首,旋即出门。

罢课了。

戴至德和张文瓘面面相觑。

太子一路到了皇后寝宫之外。

他站在那里,目光平静。

“汪汪汪!”

寻寻冲了出来,在太子的脚边打转。

“见过殿下。”

邵鹏出迎。

“阿娘可在?”

邵鹏点头。

李弘缓缓走上台阶,寻寻率先跑到了殿门外,回头等待。

武后坐在殿内,身边是奏疏。

“阿娘。”

武后抬眸,“五郎啊!”

“是。”

李弘坐下,寻寻就卧在他的身边。

“阿娘,我想出去转转。”

“去哪里?”

“终南山。”

武后抬头,目光平静,“问皇帝。”

李弘起身告退。

寻寻把他送到了门口,见他不是往常那等摸摸自己的头顶,就有些疑惑。

“陛下,太子想去终南山转转。”

“天气太冷……也罢,看好,出了事……”

出了事随行的大概率会全部完蛋。

太子出城了。

“殿下去了终南山。”

包东带来了消息。

贾平安点头,“知道了。”

包东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国公,殿下这是不想掺和……”

“最好不过了。”

贾平安老早就说过,太子不能掺和帝后之间的战争,否则轻易就会被炮灰掉。

太子去了终南山。

冬日的终南山上有积雪,天气晴时,长安城中登高就能看到。

太子在终南山中艰难跋涉着。

他一步步的走在积雪中,茫然看着这个被白雪覆盖的世界。

“殿下慢些。”曾相林气喘吁吁的追上来。

“一切都在积雪之下,死气沉沉。”

太子抓起一把雪,随手扔了出去。

雪花散乱飘飞。

“人为何活着?”太子突然问道。

曾相林说道:“奴婢家贫,进宫就是想着能吃饱饭。”

这是最基本的生存要求。

“后来奴婢升官了,奴婢就想着……能否再升官……直至到了殿下的身边。”

李弘说道:“你可是想成为王忠良第二?”

呃!

曾相林惶然,“奴婢不敢?”

他要成为王忠良第二的的前提就是李弘继位登基。

李弘看了他一眼,“人人皆有上进之心……”

太子显得有些苦闷。

他站在山中,回首看着来路,只能看到一行人踩出的足迹。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是贾平安的诗。

曾相林刚想夸赞,抬头却见太子泪流满面。

“殿下!”

……

“阿耶!”

天气冷贾平安就喜欢睡懒觉。

早上躲在被子里,外面寒风呼啸,被子里温暖如春,惬意!

可自从有了孩子后他的好日子就结束了。

“阿耶!”

贾洪不屈不挠的呼唤着。

“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贾平安恼火的爬起来。

穿好衣裳,一开门贾平安就打个哆嗦。

贾洪站在门外,委屈的道:“阿耶,老龟死了。”

啥?

贾平安一怔。

“看看去。”

老龟就趴在水池边的一片沙土中,一动不动。

“这是冬眠!”

贾平安捂额,随即给贾洪上了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