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兮兮

第一章 穿越?法则直线?(1 / 2)

-------------求推荐,求收藏-------------

一望无际大海之上,一首货船在大海之上航行,水手穿着简单破旧的衣服在忙碌着,偶尔有人抬头看到他们头顶之上,使用藤条编制而成的牢笼的时候,就会狠狠的呸一声,骂道:“该死的贵族,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对于下方的怒骂和愤恨,罗伦翻了翻眼睛,仰望着四周,心中一遍又一遍诅咒着:“怎么就穿越了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不科学?”

已经两天滴水未沾的罗伦,皮肤因为太阳的照射已经完全蜕皮,嘴唇彻底干裂,嗓子都在冒火,身体绵软无力的蜷缩在这个牢笼之内。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是问题,主要的问题是活着,让自己不死。

本来这一艘货轮上和罗伦有着同样待遇,被高高挂在牢笼之内的还有十个,但是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了,其他的人都被一个个的投入到大海之内。

这是一艘航行在海面之上的货船,除了船上的水手,大副,船长之外,还有这一艘船的真正主人,一个神秘的术士,而那些被投入到海洋中的其他人都是被这个术士活生生的掏出心脏之后,扔到海中的,而海底中浮现出来的大片阴影也证实着罗伦心中的猜想,海中有怪物,而且是巨大的海怪。

每过一段时间,这一艘航行在大海之上的水手将一些盐巴,水果或者金属物品扔到海洋之中,随后货船航行的过程中就会一帆风顺。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从三天前罗伦就再也没有得到淡水和食物的补充了。

罗伦下方,从船舱中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手中一柄木杖,木杖上刻着花纹,但是顶端什么都没有。

罗伦每当这个时候,都会恶意的揣测这个所谓的魔法师根本就是一个冒牌货,直到对方一挥手,射出一道水箭,将海洋之内生活的一种身长三米的大鱼射穿之后,罗伦才真正的认识到,这个地方已经不是地球了。

神秘的术士先生走出船舱之后,首先便是确认罗伦是否死亡,随后便沿着整个大船走一圈,随后一言不发的回到船舱,整个船上因为术士的存在,都有点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位术士大人,被丢入海中,成为海怪的食物。

一天很快过去,海洋之上没有波涛,水手在定好货船的方位之后,随着晚霞的消失,回到船舱之内,海上挂起了风,风声在耳边吹佛,但是在皮肤上如同刀子割肉一般,让人疼痛。

感觉到疼痛那是好事,一旦身体失去感觉,那么邀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死亡,被海洋上的风吹成干尸。

随着夜晚的降临,天空中月亮也出现,奇怪的是,伴随着月亮的出现,天空中同样有着稀疏的星辰,他们并不明亮吗,但是月光的光辉依然无法遮掩他们的光芒,使得地上的人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

夜晚的来临,罗伦支撑神疲惫的身体,手指一枚锋利的锯齿切割者身边的藤条,这些经过数道工序处理之后的藤条,虽然已经和长绳一般的结实,但是在他几天的努力之下已经完全成为摆设,而白天身体不能动弹,完全是因为要时时抓住这些藤条,让他们看起来好似连接在一起一般。

“最后一根了!”罗伦心中给自己打气,生存的欲望大于一切,拼命的压榨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精力,只要将这一根藤条扯断,顺着旁边的长绳,就能无声无息的路到船上,而在船头的左侧,一个大水桶下方放着一些水果和黑面包,那是一个水手趁着夜晚偷偷放进去的,被悬挂在半空中的罗伦看到的。(..l$>>>棉、花‘糖’小‘說’)

只要落到船上,带着这些水果,就能抱着一根木桶逃生,尽管这种方法看起来疯狂并且十分不理智,能够逃跑的几率在千分之一,但是罗伦还是做了。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什么都不做的话,单是恐惧的心理就能让人疯狂。

他宁愿跳入水中,被大海淹死,被海怪吞噬,也绝不愿意被船上那个法师挖出内脏,随后残忍的斩断四肢,丢入到大海之内。

很快,最后一根藤条被扯断,罗伦缓慢的伸展着自己的身体,让这两天因为淡水和食物的匮乏而身体完全疲软的状态恢复,强自打气精神,给自己打气,鼓励自己,坚信自己。

忍着疲惫和浑身的疼痛,顺着长绳慢慢滑落下来,匍匐在甲板上,慢慢的爬向旁边的大水桶,没有发出一点响动。

“近了,更近了。”罗伦心中呐喊着,之前一切的付出和忍耐都是值得,只要找到食物,就有力气跳海,剩下的就交给老天吧。

手指慢慢的伸向木桶,轻轻的打开最底部一块木板,伸手...

本来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身体颤抖着。

“没有,什么都没有,里面是空的。”罗伦几乎都要咆哮出来才能发泄心中的绝望。

啪啪啪啪.....

鼓掌声从船舱之内传来,随后大量火光亮起,四周出现了穿戴整齐的水手,而船舱之内的走出一个中年人,正是每天都看一眼罗伦的术士。

随着术士的临近,罗伦才看清这个中年男子的容貌,纯正的金发碧眼,不过头发很短,最主要的眼神中充满了阴鸠和狠毒。

带着残忍的笑容拍着手,走到罗伦的身边:“不错的小家伙,如果不是你家族要你彻底死亡,我还打算收你为徒呢。这几天你的小动作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只是想知道,在最后,在最有希望成功的关头,结果忽然逆转,你是什么表情?”

罗伦挣扎着做起来,对着术士说道:“现在你看到了?不过我很奇怪,既然你一直知道我的动作,为什么不等我跳入海中,再把我抓回来,而是现在就迫不及待的出现呢?”

术士笑着说道:“因为你的欲望啊?”

罗伦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想到了?从断绝你的淡水和食物供应之后,你不怕死亡,但是最大的欲望还是想要在死亡之前,饱餐一顿,一个贵族的少爷,最后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吗?”术士裂开大嘴笑着说道,神情中充满游戏胜利的神情。

罗伦看着四周的水手,看着魔法师狠狠的说道:“我真想咬你一口。”

“哈哈,可惜你不是黑暗生物,更不是血族,你只是一个可怜虫而已。”魔法师冷笑着说道。

魔法师拍拍手说道:“好了,游戏结束,我们开始吧,血腥盛宴,这一次我们停留地方,大海底部有一道黑暗地脉,这一次献祭了一个有着贵族血统的人类,明年说不定就能收获一个黑暗晶体钻石。”

罗伦望着四周涌来的强壮水手,想要挣扎,被一拳轰击在肚子上,因为疼痛,身体蜷缩在地上,被两个强壮的水手抬起,放到一个刚刚抬过来的圆形木桌上。

而术士则是换了一身衣服,手指带着硕大的宝石戒指,闪耀着光芒,手中拿着一把剔骨刀,就是这一把刀将罗伦之前的所有牢笼中的人完全杀死的。

“贼老天,你既然让我穿越到这个世界,为什么不给我一条活路。”面对着绝境,罗伦充满愤恨的大声吼道。

“这个世界的老天本来就打算让你再死一次!”一个巨大的声音轰鸣出现在货船的四周,一面镜子出现在罗伦的头上,抵挡住术士用力挥斩下来的刀刃。

“小子,想死还是想活?”镜面中的罗伦居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