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祀

第547章 仇人的味道让我感到迷醉(1 / 2)

矮山之巅!

朝学学院摆出的大阵因为能量的耗尽,已经散去了浓郁的雾气。

山巅之上犹如一片血色的修罗之场,到处都是被撕的粉碎亡灵生物。

在这片山巅之上可见各种类型亡灵之尸,僵尸、缝合尸、兽尸、兽人的尸躯,当然也少不了骷髅战兵这种亡灵大军中最庞大的力量。

残碎的尸躯掺杂着各种腥臭的黑血,将这座山巅铺了一层又一层,腥臭的血水已经汇成了河流,朝着下面的溪水滚滚流淌而去,染黑的不仅是这座山,更带着这座山上的惨烈传递向远方。

这样的血水流了一天,同样,须跋陀也在这座尸山血海中站立了一天。

朝学学院爱文的身影陪着须跋陀在这座山巅之上已经一天一夜的时间。

胸腹之间一道巨大的剑气贯穿伤,从后脊之处能直看到胸前的世界风景,血早已流干,只剩下残存的肉身跪在这座山巅,凛凛冽的劲风从巨大的伤口之间穿过,将泛起的白肉似乎有吹干的架势。

耷拉着头颅、狞骇的表情,放大的瞳孔似乎也在诉说着身死之前是多么的不可置信。

事实证明,同样是有战号的两个人,他爱文与须跋陀差了一条命的距离!

九殇弥碑剑术三式,多一式不多少一式不少,说三剑就三剑,足以看出须跋陀内心是有多么的强大的自信。

“吼~~~~~”

一声震撼的吼声响彻这座矮山之巅,把目光转向南方的须跋陀又拉回了到跪立的爱文身侧。

一天一夜的时间,这般夹杂幽怨、伤心、悲痛的震撼啸声他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声。

三头四蹄八臂的巨大缝合尸,犹如一只孩子般趴在爱文跪立的尸躯之旁呜咽这般长的时间,哭的已经不是泪水,而是腥臭的黑色血水。

须跋陀站在山巅看的不是爱文,而是这只为其主悲伤大哭的缝合尸兽。

爱文没死之前,他对此人万般的不屑,但当他身死之后看着这只为其悲伤哭泣的巨大缝合尸时,他感觉应该收回对此人的所有不尊重。

他创造了一个生命!

这只尸兽已经超越了“僵尸”的范畴,有情感这种东西掺杂在其中,完全不像僵尸一般的嗜血、狂躁、暴虐。

它有意识!

人类的情感意识。

三式九殇弥碑剑术,而这只凶兽接连为其主抗了两道,只不过是哇哇的吐了一大坑的黑稠的血水,站起尸躯跟没事一样。

须跋陀被此兽震撼了一天一夜。

而此时他又不由的想起没进这片喀沁秘地之前,学院对于爱文此人的评价。

爱文!

西塞揭贸城朝学学院当届系首,战号沉默狂徒!人送外号教授,四等终身制男爵爵位,常规掌控类亡灵法师,近宗师级缝纫术。

他爱文简直是缝纫之道上的奇才,居然创造出这样的一只缝合尸存在,生前算是对得起他的战号!

此人不应该来参加五院争锋,一身的本事都在此缝合尸之上,自身孱弱的抗不住他两剑之伤。

遇见他须跋陀,也不知是不是朝学的不幸。

“死了就是死了,没必要过于伤心,因为人早晚会有这么一遭,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须跋陀看着这只还在哭天抢地的缝合尸,站立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对它说了一句话。

他知道!

这只缝合尸能听懂他的言语。

“吼~~~”

一道略带闷哑的嘶吼之声,狰狞的三兽首,六只巨眼朝着须跋陀怒瞪而来。

“对我带着怒气是为不智!以你的智慧应该知道我有多强大。”

巨吼之声荡的腥臭余波吹的他衣衫哗哗作响,须跋陀注视着那双三双凶目,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他起了爱才之心!

但爱文死了,他只能把这种心思放在他死后的这只缝合尸身上,这是爱文此人近宗师级缝纫术的结晶。

一只能流露出人类情感的缝合尸,他相信将其带回域安,学院将会更加强大。

缝合尸对其低吼了两声,委了委庞大的身子,显然他听的懂须跋陀所有的言语。

“有思想就好!跟着我这个新主人吧,我带你回域安,带你回戍土城,喀沁秘地没有几人能懂你的,你的原主子爱文是一个,而我又是一个,除了我们二人,你出现这片世界任何一人的面前都是被打杀的对象。”

诱惑!

但却是掺杂了假话的诱惑。

这只高智商的缝合尸只要出现在任何一名掌控类亡灵法师的眼前,相信他都会对此感兴趣。

“吼~~~”

“不要对我愤怒!在这片喀沁秘地,没有我你将是被分尸的下场,而我是杀了你的主人,但对你欣赏与创造者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他将你创造而出不过是为战斗罢了,而我不一样,我会让你活下去!”

撒谎!

这是一只肉身强悍的有着高级阶位水平的缝合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