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第六百零三章 围追堵截(1 / 2)

最新网址:www.xs.l</p>由于被困在囚仙牢中,戚风雷除了感到几阵晃动外,并不知外界发生了何事。

就在他心中疑窦丛生之时,冷姓道士突然出现,并一脸匆忙地打开了他牢房的禁制,欲要将他带去不知什么地方。

如此惊变令戚风雷心中大凛,不禁猜测是不是害他之人没了耐心,还是找到了破解他元神禁制的手段。

加之先前的动静和冷姓脸上慌张的神情,戚风雷意识到现在是他逃出生天的唯一机会。

于是,在冷姓道士打开牢房,向他抓来的一瞬间,戚风雷劈出了他暗暗养了十年的浩然剑意,猝不及防下斩灭了冷姓道士的元神。

而后,他便从冷姓道士的尸身上,得到了解开身上枷锁的令符,从囚仙牢中逃了出来。

结果他这刚一出来,便被眼前之景吓了一跳。

青云观简直就跟遭了大劫一般,到处是烟火和惨叫声,无数的灰白鬼影穿梭于楼宇之间,好似一片鬼蜮。

“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震惊之后,戚风雷心中不由一喜,因为眼下正是他趁乱脱身的良机。

他法力空虚,生怕引来那些鬼影,所以不敢飞遁,只得收敛气息在地面奔行。

然而,他并不知道域外天魔索敌可不是凭借法力气息的感应,而是依靠对元神波动的感应。

他刚刚动用了孕养多年的念剑,元神正是不稳之时,在域外天魔眼中,就好比是那黑夜中的明灯。

所以,戚风雷没跑出多远,便被几道灰影给截住了。

灰域魔虽然算不得多强,但戚风雷此时更是虚弱,一番交手下来,非但没有将其斩杀,反而被其秘术弄得元神剧痛,渐有不知之象。

就当戚风雷准备祭出底牌时,那些灰域魔突然停止了攻击,紧接着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只是稍一感应,戚风雷的灵觉就疯狂报警。

“不好!此鬼物绝不是我可力敌的存在,难道刚刚脱困,就得葬身于此?!”

就在戚风雷万般不甘之时,围绕他的众多鬼影突然僵在半空,而后逃窜一般的迅速远离,好似遇到了可怕的天敌。

呆愣了一瞬后,更大的绝望袭上了戚风雷的心头。

这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便连忙戒备万分地转过身去,欲要殊死一搏。

结果刚看清来人,他眼中的决绝之色便迅速褪去,转而狂喜地跪了下来。

“弟子戚风雷,见过大先生!

敢问大先生,此地乱象可是书院所为?”

“我可不敢居功,青云观今日会有此难,全是洛兄的手笔。

而这起因,便是你啊!”

董黎君意味深长地看着跪倒的戚风雷道,心中颇有些五味杂陈。

毕竟,青云观可是一个不下于鸿儒书院的大型宗门,考虑到其背景,实力还要比鸿儒书院强上三分。

可现在,就因一个结丹弟子,便遭受这几乎等同宗门覆灭的大难,实在令人唏嘘。

追根究底,还是因为青云观太过倨傲,以为背靠岳阳宫就没人敢动他。

若非有这层倚仗,恐怕赤面老道早就乖乖交人了,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因为我,这......”

戚风雷顿时愣住,他扫眼望向大先生身边那位相貌平平无奇的男修,万分不敢相信地道。

“既然人已救出,我等就此离去吧。”

由于得到了魏离的元婴,洛虹对戚风雷的兴趣就不大了,当下淡淡地说了一句,便将魔龙舟祭出。

载着二人遁至高空后,洛虹再度祭出天魔旗,神念一动便令万魔回巢。

待最后一只域外天魔被收入天魔旗后,洛虹沉吟了一瞬,而后突然伸出右掌向下一拍。

只见一只擎天魔掌赫然成形,重重地拍在了青云峰的山腰处。

一阵地动山摇后,囚仙牢被拍了个粉碎,青云峰上留下了一个百丈之巨的掌印,其中魔气森森,见之令人胆寒。

见此情景,洛虹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再无留恋,架起魔龙舟消失在了天边。

......

半日之后,青云峰西北三千里外的一座云雾小谷中,突然爆发出刺目的白色灵光,随后狂风涌现,将谷中雾气瞬间吹散。

顿时,三架由巨大禽类灵兽拉拽的烈焰战车冲出了山谷,气势汹汹地朝青云观而去。

但只遁出百余里,便遇到了逃窜出来的赤面老道三人。

“你三人为何会在此,莫非青云观已被人攻破?!”

当中的那辆烈阳战车上,一位须发皆白,威严无比的赤袍老道面带怒色地喝问道。

“大长老!来袭的那位后期大修手段惊人,只一击便轰破了我青云观上万弟子加持的护山大阵,极乐镜也困不住他片刻,魏师弟不慎惨遭其毒手。

我等能逃得性命,实乃对方不屑追击啊!”

赤面老道泪眼婆娑地嚎道,看他发髻散乱,衣袍残破的样子,确实是经历了一番恶战。

“哼!老夫倒要瞧瞧,是何人敢在岳阳宫头上动土!”

赤袍老道自然能感应到赤面老道三人气息虚浮,精血亏空甚多,知道他们没有畏敌避战,所以当下并没有怪罪他们三人。

怒喝一声后,便率众朝青云峰而去,在天空中划出三道火线。

“师兄,大长老来援,我等要不要也跟上去出一份力?”

望着天边的火线,白眉道士迟疑地道。

“师弟,此战并非我们可以左右的。

再说,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跟上去纯粹就是添乱,我们还是在此疗伤为妙。”

赤面老道摇了摇头道,他们现在状态极差,可不是表忠心的时候,一个不慎,那真的是会丢了性命的!

“师兄说得对,大长老身边有那位仙子在,纵使那洛姓大修神通再强,以一敌二都讨不了好。

师弟这有瓶芝血丹,咱们分一分,先将断肢再生出来。”

青袍道士附和着取出一只药瓶,三人便朝谷中遁去。

另一边,三辆烈焰战车仍在疾驰,每辆战车上都站有三十余名身穿各式道袍的岳阳宫弟子。

其中,结丹期的道士共有九九八十一人,元婴以上的除元婴后期的赤袍老道外,另有六名元婴初期和三名元婴中期的太上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