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剑主

第一章 夺舍(1 / 2)

玄云宗,山道。

两个穿着外门服饰的弟子抬着一个少年,那少年十五六岁模样,胸口染血,脸色泛青,已然昏迷了过去。

“妈的,这小子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张师兄,张师兄是好惹的吗,被打了一掌,成了这个样子”。

“就是就是,他自己找死不要紧,还要劳累我们兄弟二人把他抬回去,真是晦气。”

两个弟子抱怨不已,不久,便到达了一座破旧小屋的门口,拉开房门,将那少年扔了进去,二人便拍拍屁-股,离开了。

少年躺在冰冷的地面,胸膛已经不见起伏,呼吸也是进气多,出气少,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

突然间,原本平静的空间微微波动起来,一道幽黑的裂缝悄然浮现,毁灭的气息弥漫,一道漆黑流光裹挟着一个珠子从裂缝中窜了出来,在房间转了一圈后,忽然顿了顿,似乎是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少年,流光顿时飞向了少年,从头顶没入。

而那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珠子则更为奇异,非金非玉,竟悬浮在少年上空,弥漫出一缕缕柔和的光辉,笼罩着少年。在光辉的照耀下,少年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然而这珠子的效果似乎远远不止如此,少年的肉身开始变得晶莹欲透,可以看见内部的骨骼,极为神异的是,他的骨骼也在微微发光。良久,珠子似乎耗尽了内部的能量,融化开来,一头撞入了少年的丹田。

“唔……”

少年手撑着地板,慢慢爬了起来。初时,他的眼中还朦朦胧胧,满是混沌。渐渐的,他的眼神清明了起来,变得幽深无比,似一轮汪洋大海。

“还是大意了……我堂堂太初剑主庞间竟沦落到这个地步。”庞间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禁术反噬这么严重,竟拼到我肉身暴碎,神魂也受了重伤。不过也是,一击击杀五位剑主的禁术,反噬怎么可能小。”说着他摇了摇头,似乎在为自己的贪心感到好笑。

但随即,他便握紧了手掌。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我能感受到……这具身体,充满了惊人的潜力,之前困扰我的桎梏,将不复存在。”他细细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嘴角弯起了一道弧度。

“这具身体的原主叫什么来着?”他挠了挠头。似乎在很费劲的回想,“卫宗是吧,玄云宗外门弟子,不过怎么混的这么惨?”

庞间看了看自己身处的破旧的小屋,屋内并不脏,可以看出,屋内的原主人是个爱干净的。不过,这设施嘛,就有点简陋了。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仅此而已。

庞间有些疑惑,继续翻阅被这个自己夺舍了的倒霉蛋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他若有所思。

原来,这卫宗的出身还算不错,他父母都是玄云宗的长老,父亲更是宗门首席阵法师,地位尊崇。在父母的庇佑下,虽然没有表现出多么出色的天赋,但一应修炼资源也不缺。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在两年前到头了。和玄云宗有世仇的飞云宗打上了门来,原本一直由他父亲负责维护的护山大阵突然出了问题。飞云门徒长驱直入,直接打上了玄云宗的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