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创造神奇道具

第365章 结束的????(1 / 2)

林清百无聊赖从身边拔起了一颗自己的坟头草,在这由自己身躯形成的山峰,安静沉寂了几百年后,大量的植物拔地而起,鸟雀昆虫跟着一起迁徙而来,显得生机勃勃,一点都看不出相隔几百米外的迷雾中,就是传说中的鬼门关。

刚开始被封印的时候,林清还有心情破口大骂,然后慢慢的也就感到无聊就放弃了。

没办法单纯的失败林清还能接受,愿赌服输,自己又不是输不起的妖,关键是天上的那个老家伙太不要脸了,居然玩偷袭。

还不是背地里偷袭这一种,先是一出场就借口和谈,然后接受了林清的三招之约。

那老家伙开口闭口就是继续打下去,坚持下去对凡间经受这场天灾人祸波及的所有人都,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其中还有林清认识的一些朋友,一些下属势力,自己的怨恨他愿意一律承担,有矛盾也不能把屋子拆了,让所有人都没地方住,完全是一个伟光正的正面角色,谁知那么不要脸。

光对方的表现和三招之约,让林清越发觉得自己是灭绝师太,对方是张无忌这种主角,所以林清也没留手,直接呼叫支援开了大。

由人性作为指挥官,现场以妖性化身的第一世凝聚出一记杀招,妖性化身曾经考察过,自己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

古国姜国公主葵,因国都被敌国围困,太子寻找到魔界流传下来的古卷,欲铸魔剑而解兵危,剑未铸成而城破。

葵跃入铸剑炉自尽,魔剑因室女之血而成,而后杨国士兵将太子龙阳及姜国皇宫中的诸多守卫投入铸剑炉焚烧。

由此产生的极大怨念使魔剑天成。

魔剑脱出铸剑炉,以自身强大的灵力将方圆百里化作废墟,杨国国力因此役而受重创,不久国灭。史称【天剑之变】

仙剑奇侠传中关于魔剑的故事,而妖性化身的第一世正是转生在了铸造魔剑后的炉火,被士兵拿来焚城的火种上。

看起来当时焚烧一切的火焰很可怕,结果被完全给人忽视了,被当做了魔剑出世的特效,因此林清好一番寻找,才确定到自己的跟脚。

战斗过程无聊又死板。

第一世,兵火焚世,烧光了周天星斗里的星神。

第二世,天地浮游一梦,不追求杀伤力,只讲境界,以心印心,让当时所有看见林清出手的仙神,心境不过关者全都投胎。

。。。。。。

就在妖性化身无聊的扒着自己的坟头草,看着鬼门关,来来往往热闹无比的鬼潮时。

视线不停向上,穿过一层层,变得冷清的天工穿过世界胎模,无尽混沌,直到无尽虚空之处。

而在这无尽虚空中,有一凉亭亭中有石桌,桌上摆置一棋盘,其两边分别端坐着两道身影。

“这样对待自己,好吗?”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头戴冠冕,不知何时面容恢复年轻状态的天帝伏羲。

而他询问的对象则是坐在对面,看不清形象,看不清面容,让人转瞬即忘,散发出淡淡乳白色光芒的人形轮廓。

“作为吾之一面,他需要磨练锤打,控制不了自己,依旧遵从自己的本能,相信约定可笑,信任对手也可笑。”

光影那仿佛间隔了无数空间,无穷距离传来的独特声线,不是别人正是神性化身。

“昊,我怎么听着你说话带刺呢?是在嘲讽我吗?”伏羲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手按在桌子上,身子朝前倾,一副你是不是此我对我有意见的表情。

“呵呵”神性化身只是不屑冷笑。

“别靠那么近,你头上那玩意儿,都快杵到我了,另外保持距离,阴凰大嫂一直怀疑,咱俩关系不正常,不要给她留下话柄,虽然我不在乎,但依旧不想在这方面被风评”

“说的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一样,我伏羲作龙,身正不怕影子斜”想起自家那那一位刚硬的铁拳伏羲莫名心中一怂,虽然嘴上不客气,却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

“身正为什么就不能影子斜呢?这个世界我们只能管好自己,永远都无法管住别人怎么想怎么做,我也很公正大公无私,大私为公,可你们不是照样对我很不满吗?”

“对不起,我。。”像是被戳破心中的秘密,伏羲脸上的表情一阵尴尬,想要开口解释,却被神性化身直接开口打断。

“无妨,我早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我也听到了你们的意见,借助佛的手,安排的那场话剧。很精彩,我也明白你们想对我说什么。”

“你们本来也不是我印象中的那群神,因此不满意,我按照你们的名字规划的路线,你们就像一群长大的孩子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追求。”

“昊,我。”伏羲听着神性化身的话语,心中不由一慌,因为听明白了这在一起无穷岁月的老伙计,话语中的意思没有丝毫让步的意味。

“你们觉得我如同高高在上的天,安排合理或不合理的命运,这是不对的,我听到了,可我并不准备理会你们的想法,有意见那就憋着,想自由的话,那就舍弃我赐予你们的真名,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占着位置,只享受好处,而不愿意负责的好事。”

“可是,放弃真名的话,也就意味着无尽时间线无尽可能性的自己,一切都被另一个生命给占据,这和死了又有什么两样?昊你能不。。”

神性林清再次开口打断了,伏羲想继续的辩解,“我知道你无法接受,但你仍需保持克制,我的想法你阻止不了。”

“毕竟你打不过我,所有的先天古神加一起,也打不过我,不然你们就不会尝试改变最初的吾,甚至打算帮他成长,走上另一条轨迹。”

“你知晓,可是为什么没有去阻止?”伏羲语音低沉,其实反问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自信或者傲慢,在一次次从磨难中崛起,历经无数无数劫难磨练出的理所当然的傲慢。

“就像上一次开会的时候,我说的那样,我无敌,你们随意,因为我在配合你们呀!我又不是僵硬的死物,我很乐意看到你们的抗争,就像在你们这些古神升华成为最终层次的盘古,在开天辟地后会被我给摁死,一样的道理,我华夏的神话没有活着的造物主。”

“同样也没有无法战胜的天,不想接受,被我安排的命运,在无尽时空,无尽世界,无尽寰宇重复演绎我记忆中的神话故事,经历那必定到来的命运。”

“那就人定胜天,按照我制定的游戏规则,如我炎黄祖先战胜自然天灾,一样战胜我,这是我设定的游戏条件,我同样会遵守游戏规则接受失败,我坐在赌桌前,接受你们的挑战。”

“是我给你们机会,你们就应该老老实实的遵守游戏规则,因为那是对你们的保护,他们不清楚,祖龙你还不明白吗?我早就一无所有了,就剩下最后一点,对于家乡的执念,他们却想要化解我这缕执念真是不自量力。”

端坐在棋桌前的神性化身,站起身,面向无尽虚空那里有一条架在虚空之上的河流,“时间呀!,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哪怕我研究明白了他,彻底掌握支配了他,可时光的尘埃依旧把我磨砺的无比沧桑。”